当前位置:  首页 > > 佛学知识

佛源老和尚禅七开示

发布时间:2019-08-16 09:08:39  |  编辑:  |  阅读次数:

禅七第一天

不知不觉又一天,你在这里打坐,打了多少个妄想?一刹那一个妄想,一刹那又一个妄想,一个妄想就是一个生灭及一个生死,看你经过了多少个生死?一生一死就是一个轮回,总在那里转,就像我们跑香,也是一个圈一个圈地跑,一个圈一个圈地转。用功就是要觉悟生死这个东西。

古人讲:「修行无别修,只要识路头,路头若识得,生死一齐休。」如去广州该怎么走?向南走。方向要弄清楚,向南走就到广州,向北走就到北京了。六道轮回你要上哪一道?是人道、天道、鬼道、地狱道或是畜生道?不想六道轮回,想了生脱死,你们就要好好用功了!

二祖慧可求法时,对达摩祖师说:「我心里很不舒服,求尊者为我安心。」「轻心慢心,焉能得闻佛法?」慧可为表求道之决心,以刀断臂,达摩说:「将你的心拿出,我来帮你安心。」慧可就去找心,找来找去,觅心了不可得,达摩就说:「我给你安心好了!」慧可于言下就开悟了。

我们现在心里烦恼不清净,就像池塘里的水浑浊不清。为什么会浑浊呢?因为有鱼在游动,把清水搅起来了。心中哪来的烦恼?因为有妄想,没有妄想就没有烦恼。

你为什么要往外跑呢?我讲过,除了吃饭,上厕所,不准出禅堂门,你为什么偏偏要出禅堂门?那就是妄想,向外举缘。即是外面有个猴子在叫,里面有个猴子在应,外面的猴子叫,你不去听,里面的猴子就不动了,只因里面的猴子动,就听到外面的猴子在叫。外面的猴子就是习气,是过去无量劫来,八识田中种下的业识,情识行动了,妄想一打就听到了。真正用功的人,什么也听不到,听到了也不理,听而不闻。

古人说:「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唯读圣贤书。」我们禅和子是「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把话头参」,要不要得呢?我看很好!既符合世法,也符合佛法,佛法与世法不是同一个东西、内外不是一样吗?自己知道妄想这么坏,修行原来是为了这个问题,不打妄想不就好了吗?你们在这里一坐一起如何用功?用什么功?就是教你不打妄想。不打妄想时干什么?睡觉吗?不行,要回光返照看到自己,清清净净这个念头,不要让它跑了,如手里拿着钱,不要松手,松手钱就掉了。报纸上载,一个小孩死了,手上还拿着玩具不放,因为玩具好玩,他的心总是在那上面。

用功就是要把这个真如妙心好好地守着,死活也守着那念清净,慢慢就会起作用,就会发光,就会有神通。入定不管多少天,就是念头不动,稳如泰山,火烧不着,水渗不进,雷打不动,参话头就要在这上面留心,参参参,就是管好自己的本份事。时间过得真快,一下子就老了,一下子就死了,人命在呼吸之间,要有受用,必须靠自己。提起话头来——参!

打坐要学会调理,调理什么呢?调理行动,调理出入息,调理念头,就是外调身、内调心,身心要如法,不然就会出毛病了。

调理行动:

(甲)饮食要调和,不要饱一餐、饿一餐。饭后要休息一下,现在禅堂里坐香没得睡觉,不然平时饭后半小时放香,吃了早饭放早板香,吃了午饭放午板香,就像一般社会上的人要午休,我们放香也是休息。吃饱了要慢慢走,不要蹦蹦跳跳,不要去爬去攀,否则胃就弄坏了。

我有一个经验,有一年,一个住茅蓬的老师父要回乡,他是浙江温州人,老和尚在的时候,他就在这里住茅蓬,冬天下雪也是光头赤脚,行苦行。我也舍不得他走,他说:「唉!老和尚不在这里,没有依靠,要回浙江去!」他要去乳源坐车,一担行李又大又重,于是我送他,帮他挑担子,送到云门亭,他便不肯让我再送了。我回来时,走到两旁是梧桐树的山间小路,忽然肚子不舒服,胃向上翻,口吐酸水从此以后我就有胃痛了。原因是刚吃饱饭,就挑一担很重的行李,伤了胃,往后走路去乳源都不行,胸口背上都作痛,但没办法,还是要劳动要吃饭呀!罗居士他们看见我好可怜的样子,便带我到鼎湖西樵山,我在那里放松了劳动,胃病就渐渐好了。

(乙)坐姿要调整,身体要坐得端端正正,不要靠墙壁,坐处要垫高一些,适当就会舒服。低头压背,心口既不舒服,慢慢背也驼了。

(丙)打坐先要练好腿子,腿子练不好,坐下来又痛又麻,像针刺一样,老在心中翻滚,最讨厌。

调理出入息:

呼吸不能快,也不能粗。《止观法门》之「数息观」,不论数出息还是数入息,从一数到十,目的是调理妄想,细细地数到连呼吸都没有了,用功用到人我双亡,人法皆空,境界就出现了。那些练气功的人也有境界出现,他们把气运到手指上去,但心外有法是外道。出家人不搞这些,自然地把气调均匀,身心舒畅,不打妄想,就会看到灵知灵觉。

调理念头:

心中默念,或持咒,或念佛,或参话头。心中用什么功人家是看不见的,打妄想人家也是看不见的,所以这个在于自己。自己觉得念阿弥陀佛心不散乱,那就老老实实念阿弥陀佛,心即是佛,佛即是心,念释迦佛,心就是释迦佛。参话头无论你参「念佛是谁」也好,参「拖死尸是谁」也好,参「万法归一」也好,参「狗子有无佛性」也好,都是要去掉你的妄想,有妄想就有执着心和差别心。「万法归一」就是万种念头归于一个念头,千差万别的杂念,都归到「念佛是谁」这个念头上,都归到自己的心地上,明明朗朗一个念头守住它,这就是用功。

老和尚在金山高旻寺打禅七,禅堂里有广单、一单、二单、三单。二人一单,同住二三年,不知对方叫什么名字,后来在外头行脚时碰到,问起来:「这位上座师父以前在哪里住过?」「我在某时候在某寺住过」「那时候我也在那里,你是住在第几单?」「原来我们还是同单啊!」这就是修行人,同住几年不知对方姓名,不知长相。过去的大德用功真正是寸丝不挂,万缘放下,那有像我们现在散心杂念,做什么都做不成的。

以前有位老修行,有一儿一女都出家了,后来女儿又还俗再嫁人,可能为了一些嫁妆,亲戚又不给,就打官司了,他一边念佛,一边想着去打官司,这样子念佛有什么用?「口念弥陀心散乱,喊破喉咙也徒然。」万法融为一体,烦恼即菩提,还有什么官司好打的呢?

总括来说,身心要调和,否则会出毛病。提起话头——参!

禅七第二天

打香板是祖师传下来的传统,叫「打警策」,等于考功夫一样,就是用香板敲你两下,又是一天过去了,开悟了没有?没有就斩你头!

过去扬州高旻寺有位首座天慧彻祖,用功用得好,人又聪明。当时清朝雍正是位开了悟的皇帝,有一次去高旻寺,见这位首座功夫了得,便请他进京,但问他话又答不上来,于是把他关起来,叫人每天送几个馒头给他吃,并用皇帝的宝剑敲他两下,问:「开悟了没有?没有就斩你头!」一天过去了没有,二天过去了也没有,要小心,七天要开悟天天去催,去警告,一天二天三天都过了,那是要真用功的,不是开玩笑的,要斩头的呀!用宝剑天天去敲,逼呀逼,逼得他满头大汗到了第七天——开悟了!

打七打七,就是限于七天内开悟,否则被斩头。皇帝就有这个办法,有这个手段,七天真的开悟了。这个香板就是皇帝的上方宝剑,天天敲你,敲什么?你们现在许多连眼睛都收不起来,用什么功?好玩!那怎么行,吃了包子是要还钱的!要知道,他们整天好辛苦地在厨房干活,洗菜切菜和面调味,一天共有多少人服侍你们?吃了包子不好好用功,这个债怎么还?

\

过去有个老修行要上山用功,皈依徒送几件衣服给师父穿,为防他途中盘缠用尽,暗中把四个元宝缝在衣服下摆的四角内,当晚他打坐时,看见自己跑到皈依徒的家里,进入马胎里去了,幸好他自己知道,刚生下来就乱撞乱撞,撞死了。翌日问他皈依徒:「昨天你家有什么事发生?」答:「没什么事,只是生了一只马仔,自己撞墙死了。」因此他说了一首偈:「四个元宝四个蹄,一件衲袄一张皮,不是老僧定力大,即落人间做马骑。」幸运好他有功夫,否则一个妄想就投马胎去了,念头一动就糟糕了!

那年,高旻寺来果老和尚圆寂,广州有位居士看见来老来了,家里即生下一个男娃娃,就说是来老转世。我不相信,不过有些事情很难讲,菩萨都要应世,难道开了悟的高僧就不来应世吗?他来应世自己都不知道,罗汉菩萨投胎后亦忘记了自己,我们的今世,昨天、前天、小时候的事情都记得清清楚楚,但死了再投胎,就什么都不记得了。你们有那个记得自己前生是什么?是牛是马或是狗?通通都不记得了,除非投胎不要父亲的,自己就知道前生的事。

黄梅祖师就知道自己的前生。前世他要去做和尚,师父说他太老了不要他,他就去投胎,投到一个没有丈夫的姑娘肚子里,姑娘没有丈夫就肚子大起来了,父母气她败坏门风,就把她赶出家门。她也很生气,小孩一生出来就把他丢到河里,奇怪的,小孩不是随水向下流而是向上游,也不沉下去,她只好又抱回来养大。后来他又跑去出家,师父说他太小了,他说:「我前世来,你说我太老,现在来又说我太小了」他就知道自己前生的事。

杭州有块三生石,三生石就是知道三世的事情,知道前生是什么,今生是什么,来生是什么,据说有两位同参好友,讲好来生在那里见面,见面后是怎样的情况,讲得清清楚楚,后来真的死了投胎,之后又见面了。他们不忘失过去的事情,我们就不行了。

窥基大师是迦叶佛灭后证得 辟支佛位,没有见过佛,佛前佛后都是「八难」之一,立愿要见佛,于是就入定,等待释迦佛应世。玄奘大师去印度取经时,途经葱岭,看见山上放光,知道下面一定埋有东西,就去挖掘,竟然挖出一个人来,须发指甲仍然在长,用引磬一敲,就醒过来了。

玄奖问他:「是什么人?怎么会坐在这里?什么时候坐在这里的?」这个人便说:「我从没见过迦叶佛,所以在这里等释迦佛应世,我要见佛。」「哎呀!释迦佛已经应世又入涅盘,已有一千多年了」「那我再入定,坐到弥勒佛出世吧!」「不行,你坐在这里入定,弥勒佛出世时,又有谁告诉你呢?这样岂不是空坐,干脆到中国去,现在中国大唐佛法兴盛,皇帝圣明。皇宫的标志是盖黄瓦,你看到盖黄瓦的就去投胎吧!」当朝老臣尉迟恭的地位高、功劳大,府第建筑跟皇宫差不多,盖的都是黄瓦,所以他就投胎到了尉迟恭家里去。玄奘法师回国时,窥基大师已十七八岁了,这小孩一生下来聪明透顶,但看见和尚就不高兴,你看他本是 辟支佛,投胎后还迷失了自己。玄奖法师要度他出家,他偏不肯,给他看任何经书,就过目不忘,但决不出家。玄奘大师无计可施,故意让他犯欺君之罪,但他宁愿斩头也不出家。后来叫人去劝他,只要肯出家,免他死罪,什么都满足他。他说:「我要一车美女,一车酒肉,一车经书。」「没问题,全满足你!」就这样出家了,走到那里都有三车相伴,故有「三车法师」之称。玄奖法师带回来许多经书,大部份都是窥基大师帮忙翻译的,亦因此《唯识》在中国大盛。

所以投胎是个大问题。好多老修行一辈子修苦行,投胎到富贵人家,三妻四妾享福去了;有的人聪明透顶,却诽谤佛法;有的人信愿行解,弘扬佛法。这都是每个人的愿力和念头不一样。一个愿力,一个念力,信心坚固,愿力充足,就不会走错路了。提起话头来——参!

空气好,最好坐香,坐香要静,不静就坐不下来。老和尚在世时,禅堂还小,只能坐几十个人,现在这里建大了,可容纳百多人。过去祖师办的道场,如沩山、雪峰的道场,一般可容纳几百至千多人,云门祖庭也有常住僧众六七百人,但条件哪有现在这么好?过去的生活非常简单,一件烂衲袄,一双草鞋,白天做事,夜不倒单。

很多祖师出家之前,已有很好的文化基础,没文化的少。丹霞天然禅师在家时,四书五经都读通了,去京城赶考做官;永嘉禅师也是从小把书读通了,精通三藏,著书立说。儒家思想是讲中庸之道,与佛教有许多相似处,儒家哲学贯通了,看佛经就容易明白。没文化的人要靠根机,根机好的一听开示就明白就悟道了。以前的祖师为了亲近善知识,到处参访,遇到那位善知识机缘相应就不跑了。

过去江西、湖南到处是丛林,祖师到处参学,我们这个时代的人只知道玩,出家也是玩,读书也是玩,去外面跑都是为了玩,有几个是真正为了修行办道的?不知生死事大!更不知佛法是什么!现在佛学院的学僧懂得什么?只知读书读书干什么?不知道,没有信心。

我现在老了,没有气力,进禅堂跟大家充壳子,不得已是一种应酬,给你们消磨时间,其实讲什么呢?过去祖师用功没有这么多话讲,像沩山祖师,没话说的,问他什么是佛法,不作声,门都不开,只等你一开口,就把你往外一推不像我现在这么唠叨,讲有讲无,讲生讲死。用功靠自己,了生死也靠自己,别人帮不了忙,要自己愿意,要自己警策自己。

身口意三业,无不是业无不是罪,所以禁语,胸前挂禁语牌;不睡觉,睡下去妄想多多;参话头要参得一心不乱,行住坐卧不要掉了,不要忘失了,是坐也好,行也好,睡也好,吃包子也好,抱着话头参,参参参,参熟了就不掉了。念佛也是一样的,念念念,念得不忘失了,再努力一点,勇猛精进,就能了生死,所以了生死要靠自己。

环境会改变,这个地方是靠不住的,不要依赖它,要好好珍惜利用它,不要空过了。

其实我们才是真正的共产主义,同吃一锅饭,要有大家都有,所以最好是出家学佛。住丛林有规矩,过去祖师为我们考虑仔细,安排清楚,一早起来上殿,诵楞严咒、十小咒,这是密宗;接着念佛,这是净土宗;不杀盗淫妄酒是持戒,是律宗;参话头是明心见性,是禅宗。这些都是圆圆满满、如如法法,都是收摄这个心,从早到晚依照丛林规矩,这个心就不散乱了。禅堂里的禅和子,既不上殿又不念佛,把心收摄在一个地方,参话头参「念佛是谁」,即包括了无上的「密法」,也有无上的「戒律」。

六祖从黄梅回广东,到梅岭时,被惠明禅师追上,六祖就把五祖传给他的衣钵放在石头上,自己隐藏起来惠明却拿不动衣钵,心生忏悔,就喊:「仁者!请出来,我为法来,不是为衣钵而来!」六祖说:「你既不是为衣钵而来,那就万缘放下,不思善、不思恶,看看这个时候,什么是你的本来面目呢?」惠明一看就开悟了。六祖又问他:「见到了什么?」他说:「这个时候的境界,只有自己知道,如人饮水,冷暖自知,是说不出来的。」又问六祖:「在五祖处,除此之外还有没有什么秘密?」(就像我们现在除参话头外,还有什么密诀?)六祖说:「我给你讲的不是什么秘密,没讲之前是密,讲出来就不是密了,你只要回光返照就是密,密在里面。」我现在教你们用功,就是教你们收摄「六根」,照顾自己的本来面目,清清楚楚的灵知灵觉,这就是无上密法,除此之外再也没有什么密了。我们现在坐禅用功,是一种功夫,是最高的一法,是最有效力的,不要把它当儿戏,只要心不散乱,绝对有开悟的一天。用功靠自己,人家在旁边不过是指点指点,警策警策,最终还是要靠自己努力。提起话头来——参!

禅七第三天

讲了不少,不知道你们有没有听?我看有些人就没有用心去听,你讲你的,我做我的。我哪有这么多精神跟你们讲话,一天到晚给你们讲,外头还要讲,佛法个个需要,出家人需要,在家人也需要,因为佛法是普度众生,但众生个个都不觉悟,都是业障鬼,一天到晚造业,所以说「假如业有形相,虚空都会胀破」。你们一天到晚,六根门头都是喜怒哀乐,完全离开了自性,不知自己做什么!

祖师们确确实实了不起,想了很多办法,写了很多文章,讲了很多开示,所讲的都是我们的习气毛病。释迦佛说法四十九年,这里跑,那里跑,就是讲我们的妄想,讲我们如何造业,如何违背自性。佛悟道时,曾说:「奇哉!奇哉!一切众生都与我一样,都有这个智慧,都有这个如来德性,为什么未能证得呢?皆因妄想执着太多了!」总在打妄想,这个张三那个李四,不守自性,所以自己真如妙性不能证得,自己不认识自己到底是谁。

你们有的用功用得好,坐得笔直,精神抖擞,有的就不行,不肯用功,专门打妄想,坐也坐不好。出家人修行功夫高低不同,但四大威仪一定要具足,行如风,立如松,坐如钟,睡如弓。行时像轻风吹过而无声无息,你看老和尚的脚步轻轻的,走到你面前也不知道,所以已证道果的人是脚不着地,如释迦佛走路脚离地三寸,因此不伤虫类。

老和尚行脚是一天能走百多里路,为什么我们不能?因为我们这个身子业障太重,脚跟提不起来。我们现在走起路来蹦蹦跳跳,立时身体东摇西摆,眼睛东张西望,嘴巴乱讲乱笑,尽是喜怒哀乐,这样子又怎能用功办道呢?根本就没有功夫,所以弄来弄去提不起精神来,提不起信心来,坐在禅堂里心不在焉,出了禅堂更放肆了!

我们不但要调伏自己的妄想,还要度众生,为众生说法,教众生调伏一切妄想。我们的妄想心很厉害,翻天覆地如顽猴野马一样,该靠什么调伏呢?调伏野马要用绳子套索,调伏猴子要用绳子绑着,还要拿根竹枝子打它,令 它眼睛闭着不敢动,没有竹枝子,眼睛一张开就乱跳了。若要调伏妄想,就要看话头,话头就是这根「绳子」,捡起来让你回光返照,而且要勇猛精进,把「死」字贴在额头上,如雍正皇帝强逼彻祖在七天内开悟,否则被斩头,用死来逼迫着,看你还打不打妄想,逼逼逼,就逼透了!

神赞禅师参百丈禅师开悟了,就回去报师恩,度他的师父。有一天,师父冲凉叫他擦背,他就往背上打了一掌说:「唉!好一座佛堂,可惜有佛不圣,只有一个色壳子,没有灵性!」师父掉头恼火看了他一眼,他又接着说:「佛虽不圣,却能放光。」师父没有理会。又有一天,师父在窗前看经,过去的窗是纸糊做,会透光的,正好有一只苍蝇在纸窗里飞来飞去,他看到了就说:「空门不肯出,投窗也太痴,百年钻故纸,何日出头时?」师父听了很惊讶:「你这次外出参学,遇到什么人?学到些什么?现在看你讲话跟以前不一样了,你讲讲看!」「我在江西参善知识,问他佛法,他对我说『灵光独耀迥脱根尘,体露真常不拘文字,心性清净本自圆成,但离妄缘即如如佛。』我就是得了这个利益啦!」师父一听也有感悟:「何期垂老,得闻极则事。」于是将寺务交给神赞,反礼神赞为师。

这几句话的意思很简单,我们的心本来与释迦佛同是清净的,一切都圆圆满满,无缺无余。为什么现在不灵呢?为什么这个佛不灵?为什么这个心不灵?就是妄想,一天到晚心不清净的原因,是妄想摆不脱,如猴子看到树就去跳去攀。我们一天到晚打妄想,想这个想那个,就如你们吃包子,好吃就狂吃,吃多了不消化就难受,就打闲岔。

斋堂吃饭,念「佛制比丘,食存五观,散心杂话,信施难消。」那么吃包子要不要存五观呢?不要,只要存一观,观「吃包子的是谁」或观「念佛的是谁」,你还有什么杂话讲呢?掴你一个耳光也不知道,也不管它,管它包子是甜的还是咸的,吃饱了就算,凡事要适可而止,哪有这么多唠叨呢?一边吃一边还要讲话就麻烦了!这个包子钱谁来还呢?这个包子难不难消化呢?你吃的你还,我吃的我还,个人欠债个人还债,所以散心杂话,信施难消呀!外面贴着供养禅堂的字条子,到明施主及供款,看看你们这些「无心道人」每个人共吃了多少钱?所以你们要特别留心,不要把光阴空过。

我现在给你们讲话是迫不得已,对初参坐香者多少还有些阻力,但对老参师父就没话讲了,他们自己会用功,用不着我来讲空话。提起话头来——参!

禅七第四天

有些人不进禅堂来,反正一天到晚有饭吃,无所谓。年青人不发道心,死又没有我年轻人的份,死都是死老鬼,却不知「黄泉路上无老少,孤坟多是少年人」,路边那些坟墓都是少年坟。你看医院的妇产科,一天共死多少人?有的婴儿一出生就被父母用报纸一卷,弃在垃圾堆里,人命如草芥。

其实人身很可贵,生死虽可怕,但成佛须人身。坠地狱、成圣成贤是在人间,做皇帝、做土匪都是在人间。所以人贵可以做皇帝,可以成佛;可怕的是亦可以变土匪,下地狱;投胎投不好,就像垃圾一样。有些不学好榜样,不好好做人,专去做土匪,结果就像张子强他这么厉害,闹得香港翻天覆地,最后也被公安局抓到了,枪毙处决。那些贩毒吸毒的人贩子,把姐姐妹妹都骗去卖掉,没有仁义道德可言,他们要钱干什么?都是拿去吸毒赌淫,一天到晚糜乱生活,不如畜生。有些当元帅,把日本和美帝国主义打败,但生死却解决不了。

出家能够解决生死,但现在我们出了家,不知道是学什么,读书不好好读,做事不好好做,要打七了,腿子痛,痛不死吧!病就会病死,人老了很可怜,血气衰退,各种病痛都来了。你们都知道,昌明和尚这次在南华寺当羯磨和尚,一下子就倒下来了,半边身不能动。人老了筋骨脆弱、动脉硬化、高血压、脑溢血等是常病。昨天负责种花的去翻土,发觉老茎子全被虫吃空了,那些小小长着嫩根的就没有事,抽出青枝绿叶。人也是老了身体就衰退,我刚才吃了一点饭,打过吊针,没气力讲话有的还不进来,到底谁辜负谁呢?我没有辜负你们,你们都辜负了我,而我辜负了老祖宗,老祖宗对我们的希望是续佛慧命,弘法利生。

弘法利生,先要把自身的本份事解决,所以虚云老和尚一辈子做的事情都是惊天动地的,没有浪费的,你看他一出家就这么舍身忘命,还吃了那么多苦头。老和尚没开悟以前,到处参访善知识,学了很多东西,真正是宗通教通,学《楞严经》、学《华严经》、学《密宗》、学《戒律》、学《净土》等,没有不通达的。所以他会讲经、会说法,实际上他在家时读书不多,现在来讲,最多只有高中程度,出家了到处参学,你看他写的东西多好呀!都是从自性中流出,字字金玉良言啊!看看我们,现在拿笔都拿不起来,不要说讲经,连看经都看不懂。自己平时不用功、不拜佛、不持咒,一天到晚游游荡荡,不知忧虑,不知柴米油盐的价钱,只知道吃。

古人讲:「贫家出孝子,乱世出英雄。」老和尚是个孝子,他父母亲四十多岁了,还没有儿子,就求观音菩萨,观音菩萨果然送子来了。老和尚生下来是个肉球,紫衣包玉,娘一看就骇恸,四十多岁才有身孕,生下来却是个肉球,唯一希望都没有了,一气壅死老和尚一辈子没见过娘,他虽没见过娘,但到阿育王寺礼拜舍利,燃指都是为了娘,结果看见娘站在一个庄严华丽的宫殿楼阁上,他就大叫:「娘呀!快快骑上龙头到西方去。」娘真的骑上龙头到西天去了。老和尚就是有这个修行,精进心与诚心以三宝威力加持,度娘生西方,他度到了。

释迦佛是从娘的右腋出生的,在无忧树下出生后娘就死了,没见过娘,娘死后超升忉利天,释迦佛成道后,到忉利天为母说法。《地藏经·忉利天宫神通品第一》:「如是我闻,一时佛在忉利天,为母说法,尔时十方无量世界,不可说不可说一切诸佛,及大菩萨摩诃萨,皆来集会,赞叹释迦牟尼佛」你看,十方诸佛都来赞叹释迦佛在娑婆世界显神通。

我们都有娘,有的死了有的还生存,我们有没有办法度娘生西天呢?出家人讲孝道,莲池大师之《七笔勾》就讲到娘,他说:「恩重山丘,五鼎三牲未足酬」,父母之恩,重如山深似海,即使每天拿酒肉,甚至割自己身上的肉给父母吃都不能报答。怎样才能报恩呢?「亲得离尘垢,子道方成就」,要父母离开生死烦恼,不再六道轮回,你这个为子之道方算圆满成就。我们出了家远离父母,一年回去看他们两三趟是没有什么用的,还是要多修行,解决了生死,父母的恩才可以报。若出了家不持戒、不修行、不了生死,父母的恩就报不了。

人为万物之灵,与其他众生差别在哪里?人知道羞耻,知道仁义礼智信。出家人与在家人有何别?出家人戒定慧闻思修,在家人财色名食睡。出家人吃饱了饭就是要修行办道,但修行办道哪有这么容易?

祖师讲:「行亦禅,坐亦禅,语默动静体安然。」一举一动,一言一语,都是自自在在。很多修行人闭关、禁语、拜佛、写经,不与人家应酬,这都是用功。这个问题总是重覆地讲,讲了这么多总是不听,不起作用,所以讲了要听,听了要做,教理行证,首先研究教理,明白了道理就照着去做,做了就能证到果位,所以有见道位、修道位、证道位但你们知道了却不去做,一天到晚打呼噜,有的连单盘都不行,起个土地屋都要看得像样子,自己不用功还要打闲岔而影响别人,究竟是培福还是折福呢?所以你们自己要检点自己,不要香板打到头上来还不知道,这种死铜烂铁没有用的,人家说好铁不打钉,我看好铁才能打钉,烂铁打的钉有什么用?

好的男儿大丈夫、出世丈夫,就是不一样,像言下见性者,如六祖菩萨听人念《金刚经》,念到「应无所住而生其心」他就感觉受用,问:「你念什么经?」「是金刚经。」「哪儿来的?」「是黄梅五祖那里来的。」「我也要去学习,有多远呢?我家里还有母亲,靠我打柴养活,我怎样才能去呢?」「只要你有这个愿力,我拿些钱给你娘作生活费。」六祖回家跟娘讲:「娘,我要到很远的湖北去学佛。」他娘不肯:「我辛辛苦苦只有你一个儿子,你走了我怎办?」「没问题,生活上有人出钱,只是您自己要照顾自己,我学成了就回来。」「那不行,如果你能让石头开口,我就给你去。」娘想石头怎会能开口呢?当然他是去不成的。六祖向石头拜了三拜,石头真的裂开了,娘只好说:「去吧!石头都开口了!」你看六祖在娘胎六年,三岁丧父,长大后靠卖柴养活娘,是孝子来的,既然闻到佛法,得到利益而动心了,真是精诚所至,金石为开,连石头都开口了。我们现在有没有这种精神?要你盘腿子都不肯盘,怕痛,这就是说我们没有信心,没有毅力,若然有六祖那种毅力,腿子盘不好是不可能的!

韩国南朝鲜有很多禅师、教授、学者,都跑到我们这里来学参禅打坐、听开示。韩国的禅也是由中国曹溪南单寺传过去的,那边的曹溪寺与华溪寺都是曹溪宗的道场。我到韩国参访,见很多大庙的出家人真了不起,一般都不出来应酬的,海印寺的方丈和尚就是不倒单,禁语三年。不倒单挺好,否则睡下又不想起来,妄想多多,颠倒梦想。

不倒单、打坐、参话头、持咒,你能那样子的用功,哪有不能了生脱死呢?你们现在出了禅堂就吵吵闹闹,叽哩咕噜,哪儿是用功呢?心无惭愧,反正生死与你不相干,没有你的份,死不了,哪有死不了的道理?老和尚身边侍者不知死了多少,其中有个叫具行的侍者,在云南云楼下院的胜因寺后园,趺坐自焚,全身化灰,还不倒下,手里仍然拿着木鱼引磬这是不是本事呢?我们现在哪有这种本事?哪有这种修行?哪有这种境界?他跟着老和尚确确实实是了不起,不愧为侍者!我也做过老和尚的侍者,但比起来天差地别,学也学不了。

你们应该自己加强道心,坚持不懈,不要一天到晚打困。一个七一个七又过去了,一七、二七都是腿子最痛的时候,你们要忍耐,我也腿痛,上阶梯都困难,但我还是要陪你们坐呀!你们要知道艰难困苦,知道人身难得,佛法难闻,一天天过去了,有没有受用呢?你们学规矩,规矩学不到,练腿子,腿子练不好,参话头,话头又参不上,你们以为「四个元宝四个蹄」讲得好玩的吗?一个包子一份供养,施主一粒米大如须弥山,要你搞劳动能搞多少呢?搞不到自己吃,还是要施主供养啊!

你们这些年青小和尚不知天高地厚,不知衣食那里来,你们要是在家还不是要搞劳动吗?没有米下锅,去偷去抢,捉到会被打死的。你们现在不愁吃、不愁用、不愁住、不愁穿,样样现成,只要求你们好好用功,把规矩学好,做事要细心,不要粗心大意。出家人要讲威仪,不威仪就让人家看不起,人家老远来这里学习,来这里看,看什么呢?看我们的道行、修行、规矩法则、行住坐卧有没有道心,但你们走起路来会飞,坐起来则歪,睡起觉来像躺死尸,还要讲话。儒家讲:「食不语,寝不言。」不好好修行,我们的慈悲四恩如何报答?苦难三途如何济度?报国土恩就要庄严国土,利乐有情;报父母恩就要能让父母了生死黄檗禅师出了家就不回家,他娘为了想他,眼睛都哭瞎了。有一次,他办事经过家门,就进去看看。娘记得他在脚板心有粒痣,所以凡是和尚来往,她都要请到家里来供养,为其洗脚,摸摸脚板心有没有痣,是不是儿子回来了。这天娘照样为他洗脚,问:「这位师父哪里人?在哪里出家?」他说:「我在江西出家。」「嗯!我有个儿子也在江西出家,叫某某」「我认识你儿子,大家很喜欢他,修行又好,很了不起」讲得娘好开心,又劝老人家好好用功,说完他就走出来到村子里办事。

村里老百姓就来跟他娘讲:「老太太,你今天多高兴,你儿子回来了!」「我儿真的回来啦?刚才摸的脚就是我的儿,难怪声音好像,他去了哪儿?」「他正在村里办事。」他娘听了,就心急去追,因眼睛看不见,一失足就跌落水里淹死了。村里人跑去告诉他:「你娘赶来追你,跌落水淹死了,快回去!」他赶回去就为娘妆洗,用棺材装置好,燃点火把,围着棺材照一圈,然后说道:「我母多年迷了心,今天脱却臭皮身,龙华三会若相见,皈依大悲观世音烧!」烧掉了,村人看到他娘升上天了。

你看他有多好的道心!多好的孝心!就凭这几句话把娘超升了。他为什么有这么大的本事?出了家就是一心一意办道,连家都不回,见到娘只讲佛法好,只讲儿怎样好,不要挂念儿,好好念佛来度他娘,四句话就使娘升天了。我们有没有这个本事?有没有这个愿力?今天跑明天跑,不好好用功,这怎能报恩?不能报恩就是不孝!

百行以孝为先,从释迦佛到六祖,至老和尚都是孝子,他们都是我们的好榜样,应该好好学习。所以自己先要了生死,先要得道,才能报佛恩、报父母恩、报师长恩、报施主恩,要不然吃了包子消不了灾呀!不能消灾就要还债呀!提起话头来——参!

佛说众生皆因有妄想执着,不用功的人不喜欢听开示,不会用功的人,你怎样讲他也不懂。现在你们睡着不想起来,起不来是什么原因?躺着多舒服,就是贪这个舒服。过去祖师以大地为床,以白云为盖,用石头做枕头,饿了吃几颗松子,渴了喝几口泉水,没一点事。老和尚过去也是住山洞,哪里有饭吃?摘些野菜,挖些黄精来充饥。黄精这东西过去山上到处有,挖回来,洗干净,蒸了晒,晒了蒸,次数越多越补,补神补气。

你们现在不知道什么是苦,过着太平日子,三餐大米饭吃不完,要是天下不太平到处乱,那时你就知道了,找吃找不到,找衣服穿都好难了!刚解放时,土改以后,慢慢就紧张了,户口不能动,没户口就不行,跑到那里都不行,当作犯人来捉,说你是逃跑出来的犯人。

有一次在云居山,老和尚要我到马祖道场去看看,马祖距离云居山几十里路,早上动身,下午二三点就到了,我与觉明两人一起走,快到马祖那处时,就被老百姓挡着路盘问:「你们是哪来的特务」我就如实说了,但觉明性情骄傲,讲话态度不和气,就给关进房里搜身,再用绳子绑起来,那天该他不死,给搜出一对信来,是李济深副主席写的,老百姓训了几句话就把我们放了。如果不是这对信,我们早被打死了!

觉明那天受了一肚子气,发牢骚说:「唉!和尚哪有这么好当的,到处受气,受人欺负,人家看不起,自己又没有出头的地方」结果,在九江有一所尼庵,老尼带着小尼,对他很客气,把他当活佛看。那时解放了,出家人很苦,党不信佛法,还要摧毁,出家人不还俗是很难的。老尼看到觉明就打妄想,把他关进徒弟房里,就这样还俗了,当家不当了,和尚不做了。这是后话。

我们那天在马祖那里住了一晚,当时好像只有一个老和尚在看守,马祖的塔都被挖坏了,是空的,一片凄凉,我们就不走原路,走前山回去,经过一条小河,遇到一个人挑着很多甲鱼卖,一斤多一只,我们全部买下来,还为它们打皈依,我说:「现在给你们放生,死了就到马祖那里当护法去。」我那时打了这个妄想,因为马祖那里没人护法,村里没有什么人,共 产党与日本人打,好多人都被杀了,周围几十里人迹稀少,看见人就认为是特务或坏人,不给你落脚。

云门寺也是一样的,抗日时,有人从湖南来云门、南华亲近老和尚,须经过南昌、郴州,在路途中,衣服行李都被抢光,不给打死已算幸运了!现在行动自由,不用走路,有车子坐,你们如不利用这个环境好好用功,乱的时候就寸步难行了!

云门寺门外的停车场,过去是用来烧砖瓦的,在派出所那里搭个茅蓬,砖瓦做好了就放在那里,以前这里的老百姓都是土匪,有个女子在这里打工,晚上被捉走了,捉她干什么?把她卖钱,人贩子,一手转一手,社会就是这么坏。现在有的地方更乱,岳阳有几个人把人家的丈夫杀死了。乱是到处有的,看是在什么时代,在那地方乱,所以我们要利用这个太平时候好好用功,不要等到乱的时候要想用功都用不上了。现在有书读就好好读,打七就好好打七,莫贪境界,莫贪睡,莫贪玩,莫把光阴空过,所谓一寸光阴一寸金,寸金难买寸光阴。

开悟不开悟都有个时节因缘,只要自己肯用功,总有一天会开悟,看是哪支香或哪个适当时候撞着,如桶底脱落就开悟了,要是不用功就没有你的份。过去有位禅师去参善知识,善知识什么事情都不让他干,只要他挑水,有一天,担杆突然挑断了,水桶掉在地上,啪地一声,就在这一瞬间,他豁然开悟了。天天挑水,时时用功,所以没有烦恼,这些都是功夫。《金刚经》云:「应无所住而生其心度尽一切众生而无一众生可度。」有心不行,无心亦不行,否则像死家伙,枯木倚寒岩,无暖气,没有作用。

外头有些人对禅宗很崇拜,因为禅宗出祖师,禅宗可开悟又能了生死,哪里有禅堂坐香,哪里就道风好、规矩好。你看韩国来的女孩子,很想进来坐香打七,听开示,但都不能如愿,因为禅堂地小人多。在这里打七用功实是希有之事,而我们身为男子汉,又出了家,真是无上的光荣,自己应该爱惜。光阴可贵,提起话头来——参!

禅七第五天

\

大梅法常禅师参马祖时,听到马祖说「即心是佛」,就领会这一道理,知道原来自己的心就是佛。当时马祖在江西,法常就跑到浙江的四明大梅山住茅蓬,相信自己的心,一点妄想都没有,把心管得清清净净,在山上耕地,种一些芋头红薯,无挂无碍地过活。

有人到山上采药材,迷失了路,转来转去,看见了法常禅师,就问:「老师父,你在这里住了多长时间?」「我也不知道,我只看见四山树木在冬天叶子变黄了,到春天叶子发青了,青了又黄,黄了又青,这样不知过了多少年」问:「如何走出去?」「跟流水走,水向下流,水流到那里,就可以走出去。」那人走出来,就说这山上有位老修行住茅蓬,消息传到马祖耳边,马祖说:「我都忘记了这个人,不知现在怎么样子,找个人去试探他,是不是这样用功?」来人问法常:「你为何跑到山上住茅蓬?」「我那时候听马祖讲『即心是佛』就跑来这里住茅蓬了。」来人说:「现在马大师的家风变了,不是这样说的,现在马大师是『非心非佛』。」「这个老家伙!惑乱人心,我不管他,我只信『即心是佛』!」他就是深信不疑,「即心是佛」不走样。那人回去告诉马祖,马祖赞叹说:「梅子熟也!」佛法无多子,很简单,我们就是放不下,妄想执着,分别这个是师兄,那个是师弟,你是湖南人,他是江西人。释迦佛成道时说:「一切众生皆有如来智慧德性,只因妄想执着,故不能证得。」神赞禅师回来度他师父,也是讲这个东西,当你万缘放下,即是佛。佛是什么?摩诃般若就是智慧,智慧德性就是佛。从释迦佛至百丈祖师,都是讲同一样的东西,同一样的道理,他们都能成佛了生死。我们为什么不能?皆因妄想丢不掉,妄想就是生死。今天吃包子,咸的甜的,吃饱了就算,不能好吃就多吃,不好吃的就不吃。过去的祖师,终日吃饭没吃着一粒米,就是这样的道理,他没有妄想,「念佛是谁」从没有离开自性。六祖讲「菩提自性本自清净,依此修行直了成佛」,即是「但离妄缘即如如佛」。懂得这个道理,挖石头也好,砍柴也好,活得自自在在,即使住茅蓬也过着神仙的日子。懂得这个道理,生死不但放下了,就像我们这里有许多发心菩萨,一天到晚搞劳动,供养大众,也不觉得辛苦,也没有烦恼,这些大菩萨真是了不起!

你们有些在这里吃,还说不好吃,事又不干,偷懒不做,有些不懒但却不会做。有位大学生,来了两次,叫他种菜,就是种不出来,心里有执着:「我是大学生,种菜?真倒霉!」我叫他去学习,不要骄傲,放下「大学生」这个架子。但怎能放得下呢?把泥土翻来覆去,将泥巴浇到菜心上,把嫩菜心塞死,当然生不出来,总是种不好,他不管,一天到晚乱搞,搞一次失败一次!

不打妄想,一支香则很好坐;如果打妄想,一支香就感觉好长好长。眼睛一闭,妄想一来,过去所做的种种事情,这么一回光返照,八识田中的种子全都跑出来了。有一次,虚云老和尚在这里打七,还没有开静,有个年青人打妄想打得好厉害,着魔了,只见他忽然发笑,起来把门打开,跑到钟楼,拿着锤子,两下子就把钟打破了(放置在天王殿的那口大铁钟就是他打破的),又跑到厨房拿菜刀,大家吓得要死,赶快跑到房里把门关起来,老和尚跑过去看,见他正把菜刀放在韦驮菩萨那里,就追过去,一手把他按倒在韦驮菩萨面前,把两个袖子往后一拉,他的手就动不了你们看,老和尚有没有本事?一百一十二岁了,那年青人才二三十岁,年青力大,又发癫,老和尚把他的袖子一拉,夺去刀子,真了不起!

有一个女众,是安徽人,有文化有知识,在这里受戒,是老和尚的戒子,可能坐在这里打妄想,开静上厕所,上完厕所一回来就发笑,也是着了魔。无始以来的业障,是由心里来的,心生种种法生。有些人参话头也不知如何参,又参不上,坐在这里打妄想,想来想去,想起过去古古怪怪的事情,他不笑才怪,肯定会笑,这就是魔,魔入心,使你笑,使你发癫了。

云居山年年打七,总有人着魔,闭关也是这样,用功用不上,闭在那里出不来,就着魔了。早两年,丹霞山就搞出人命,有人从窗子里跑出来,跳崖死了,所以用功不是开玩笑的!老参师父自己会参话头,晓得用功,现在你们初初参,初初用功,要生惭愧心,千万不要胡思乱想!

魔,有忧愁魔、欢喜魔、睡魔、狂魔,我见过很多魔,在家人也有着魔,现在小西天门口有位女居士就是着魔,她不上殿,又不过堂,一天到晚关在房里念《法华经》,念就念,不要乱来,乱来就着魔了。还有一个比丘尼,本来不错,发心在厨房帮忙,但专爱跑到别人的寮房里讲是讲非。上次来这里找我,我不睬她,又到南华寺去找我,我也不睬她,人人都说:「糟糕!这个女的弄得真不像样子,穿的裤子都不是出家人的裤子了,明天不知又变得怎么样」他们说她遇鬼,被打得一身稀巴烂。

你看,一个出家人没有正气,鬼就会来找你。鬼有魔鬼、有正神、护法神,你们要懂得这些东西,要真的用功,不要懒,不要做不正当的事情,要依教奉行,不依教奉行的事情是永远弄不好的。

功夫要用得活,不要执着,不要太紧,否则憋在心里,吐不出吞不下,使头脑糊里糊涂,想来想去就会着魔。参话头就要老老实实参「念佛是谁」,真的腿子痛,就下坐来,站在佛翕旁边参。坐着参,站着参,跪着参,都是参,不要打闲岔。若是话头参不上,那就老老实实念大悲咒,此咒能消业障,能消除一切病魔苦恼,能开智慧,能满足一切愿望。还要每天拜佛,最好是睡觉前拜一零八拜,半个小时就完成了。拜佛消业障,确实感应得不得了,你不相信就试试看,每天拜一零八拜,消消烦恼。

你们这些年青小和尚初出家不拜佛,话头不会参,做事做不成,长远心又发不起来,现在打混过日子,等业力来了,你远可以做和尚吗?我看你这个和尚当不成啰!那时候就好可怜了!

用功拜佛、持咒、参话头、打坐,是一辈子的事情,为这事而生,为这事而死,死了则成佛。时间过了,提起话头来——参!

禅七第六天

在禅堂里坐禅不知多好啊!不进堂来,在外边流浪,流浪就是流浪生死,忘记了自己的本来面目,变牛、变猫、变狗就是忘记了自己。

西藏人出家要以拜佛为基础,他们拜佛不像我们的拜法,我们只是头、手、脚着地,西藏的拜法是要全身着地大礼拜,要拜足几年,并要持若干万遍咒而成一个加行。我们现在有几个拜佛?今天只看到一个在拜,其余那些小鬼不知跑到哪里玩?又不拜佛、又不念经、又不打坐,又不做功课、不知他们干什么?早上不拜佛,到处转,这就是流浪生死,一天又一天,小的一天天长大了,大的一天天老了,老了就要死。

你看这里种的菜长得好快,人也是一样,小孩时头发黑黝黝的,慢慢地枯黄发白,这就是衰老,人一衰老就容易得老人痴呆症,糊里糊涂去外头几个月不回家,报公安去寻找,你看老掉了有什么用?所以做任何事都趁年青时做好,否则老了无力,老了很可怜。你们年轻人做事不能马马虎虎,自己的事情自己办,人家不能代替的,像吃饭一样,肚子饿了人家不能代替你吃,对自己要负责。光阴一天一天过,光阴催人老啊!

妄想多多的人,一天到晚东想西想,没有妄想的人,连做梦都不做。早几天,湘西石门有位女子打电话来说:「我刚刚剃头落发,好多烦恼,不晓得怎样做」我说:「你出了家在庙里好好地看经、拜佛、做事,还有什么烦恼呢?」「烦恼」就好比禅堂外面,禅堂外面是个空间,禅堂内里也是空间,但内里气氛不一样,有禅的感觉,要用功参话头,不给讲话,不能乱动,不是行香就是坐香,这就是菩提。出了禅堂到了外面,你拉他一下,他推你一下,这就是烦恼,同样都是空间,自己不打妄想哪来烦恼?所以说「烦恼即菩提,生死即涅盘」,涅盘就是究竟清净,究竟清净即寂灭,寂灭即心灭,就是把烦恼妄想全部消除,所以生死就是涅盘。你现在不打妄想,心里清清净净,就是涅盘,除此之外还有什么涅盘呢释迦佛过去把色壳子丢了,实际上他的妙明真心还是与没有丢色壳子时一样的,所以他成佛后东跑西跑,这里讲经那里说法,这里过夏那处过冬,他心里寂静,天天度众生无一众生可度,天天说法无一法可说,你看,生死不是涅盘是什么呢?常不轻菩萨一见到人就礼拜赞叹:「我不敢轻慢汝等,汝等皆当作佛。」不管是男的、女的、老的、小的,一见人就拜,他就是心里清净平等,无有分别。出家人的境界很高很妙,如果你真的用功开了悟,所谓情与无情,同圆种智,十方法界,山河大地都是如来。我们现在迷了,分别好与不好,所以有烦恼。

本来山上的树木长得好好的,但现在被那些败家子,胡乱砍伐,用作柴烧或作家具,让大自然生态受到严重破坏。现在火车上及快餐厅都采用一次性的筷子,是用木头做,并非竹子做的,竹子做还好些,竹子砍掉还可以生笋子,树木砍伐就不生长了。滥伐乱砍,导致山林被毁,现在到处遭水灾、旱灾,该怪哪一个呢?都怪你自己心地不平衡,搞得颠颠倒倒不爱惜!

昨天对面山上又被人放火烧山,烧死那么多虫类,那么多众生,这些众生烧得很可怜呀!放火烧山的果报是发癫发狂,所以现在外头很多人癫癫狂狂。不孝父母的人,横尸伤亡。那些翻汽车枉死的,不就是因果吗?为什么别人的车子不翻偏翻自己的?昨天乳源市有一辆卧铺车,几十米翻了下去,死了十多人,司机也死了,这都是因果轮回。如是因如是果,就像你打坐用功就能成佛,你杀人就坐牢,你种菜就有菜吃,种豆子就有豆子吃,若然你懒惰就什么都没有。所以你们要拜佛消业障,一个人没有业障,身心愉快,走到那里都平安无事,业障来了,你走到那里它就跟到那里,障碍重重。

那时候,阿难尊者化斋,化到摩登伽家里去,摩登伽女看见阿难长者得俊俏,就用邪术迷惑阿难(现在外头有种药,只要你跟他讲几句话就被迷了,跟着你走,把家里的钱通通拿走了,一醒来才发觉),阿难被邪术迷得糊里糊涂,就跟着她到房间里去了释迦佛知道阿难处境非常危险,赶快叫文殊菩萨拯救阿难,文殊菩萨奉了释迦佛的慈命,到那里将《楞严咒》一念,邪术就化解了,阿难醒来:「咦!我怎么会跑到这里来了」你们这些小和尚要小心!不要乱跑乱吃,现在很多食品都有毒,昨天报纸载,食物中毒死了很多人。油有毒,罐头、饼干、汽水等都有毒,你们吃饱了饭,还要吃什么饼干汽水呢?昨天有人送给我一支人参,我叫他拿回去,不要来骗我,哪里还有人参?都是人工种植的,肯定吃坏人,那些所谓好药品,都是拿来做试验,有副作用靠不住的。你老老实实吃饭就吃饭,吃青菜就吃青菜,吃饱了饭什么都不要吃,更不要妄想吃点好东西补补身体,莫想!里面有毒,不卫生,水也不干净,原材料不干净,做的人也不干净,又不洗手,也不洗工具。为什么现在那么多人染病?就是吃东西不小心,零食吃多了就容易得肝病。

文革的时候,我们在南华寺自己上山挖草药,什么药就治什么病,挖回来用罐子一煮,熬得浓浓的,放点冰糖服用,我的肺痨病就是这样医好的。有病了药也要吃,针也要打,但最主要的是要搞劳动。你们现在懒得不得了,我们那个时候,一面吐血一面搞劳动,「你这怕死鬼,吐血是正常的嘛!你就不去搞劳动吗?」看你去不去劳动,是什么思想,不肯改造。现在你们没病没痛,起不来,头昏,什么头昏不头昏?你到外面去拜拜佛,呼吸新鲜空气,多吃两碗饭,便没一点事,在屋里睡多了怎会不头昏呢?

所以你们这些年青人,现在确确实实享福呀!知道是享福还好,就怕身在福中不知福,吃了饭还要跑到外边去买东西吃。昨天我看到你们去买甘蔗、桔子吃,桔子两块钱一斤,外面卖一块钱一斤,他多赚你一块钱。现在的东西离不开农药,甘蔗也好,桔子也好,农药有毒,最好少吃一点,不要贪吃。我现在什么都不吃,也不能吃,还不是没一点事。当然,我也吃不得了,但我知道桔子是甜甜的、酸酸的,越吃牙齿越坏,甘蔗越吃口越干。我以前在南华寺就是种甘蔗,用花生麸种的就甜,用油菜子麸种的就又干又硬。现在哪有用花生麸种?没有,都是些尿素化肥,都是毒素,吃那么多干嘛!喝点开水,牙齿又不会坏,健康又不花钱。我叫你们不要乱吃,有些人还不高兴,说甘蔗都不让我们吃,太严格了!

实际上这是有道理的,这东西吃了对我们有没有好处,要动脑筋想一想。我们自己种的粮食蔬菜多干净,你们要知道这些人情世故,要老老实实,学佛人就是要老实,你离开了自性清净就麻烦了!现时到处是文章,到处是佛法,开眼闭眼都是佛法,就看你怎样体会。提起话头——参!

禅七第七天

今天是第七天,功夫用得怎么样呢?腿子痛最打闲岔,过去丛林里一年四季都坐香,腿子就没有问题了。

从前的人没有禅堂,坐什么香呢?没有。六祖说:「生来坐不卧,死去卧不坐,一具臭骨头,何为立功课?」他骂人吗?其实不是骂人,是要我们不要执着坐与不坐,是要我们无论行住坐卧都要收摄妄想,所以「行亦禅,坐亦禅」就讲这个东西。「禅」不在于坐,也不在于住,也不在于卧,也不在于走。参学的问:「什么是道?」祖师答:「无心是道。」有些祖师另答:「马路就是道。」本来没有什么道不道,没有妄想就是道,但是有些人什么也不想,这个是道吗?不是的,要你一天到晚不可忘失自己清净之心,这就是道。

「复本心源,究竟清净。」我们给人授三皈依,忏悔业障,忏悔完业障消了,恢复了清净。我们现在一天到晚清不清净呢?贪瞋痴,不是贪就是瞋,不是瞋就是痴,一个喜欢,一个不喜欢,众生就在这个当中。「清净」二字很重要的,和尚即是清净比丘,清净福田僧就是讲清净,不清净哪有什么福?没有福。福田是块干干净净的地,能种植庄稼,如果不干净,杂草石头瓦砾沙子多,泥巴少就不是好地,不能长庄稼。我们的心就是一块地,什么菩提果、长生果、富贵花通通都能生长,如果不是好地,种什么都长不出来,长的尽是贪瞋痴。

出家人修什么行?用什么功?都是靠这个「心」。心里有没有贪瞋痴呢?有没有分别心呢?所以转八识成四智,把妄想转为智慧,把愚痴转为般若,把这个分别心的世情断掉,如桶底脱落,就有智慧放光,就能够了生死,没有智慧就不能了生死。道理很简单,你留不留神呢?有些人不留神,一天到晚蹦蹦跳跳,不知去哪里玩耍,又不来坐香古人用功了不起,那有我们这样放逸啊!

虚云老和尚最喜欢讲龙裤国师,他是福建漳州人,人很苦恼,没有证道以前,住岩洞修苦行,姐姐送些衣服和粮食给他,他也不理睬。过了十多年,姐姐再去看他,见到衣服还是放在那里,都放烂了。他一天到晚就是打坐,动也不动,你看他就是那么用功。过了一段日子,他想该下山跟大家结结缘,于是走到漳州一个三岔路旁,搭了一个茅蓬,布施茶水。

那一年,万历皇帝的娘皇太后去世,要请僧人做佛事,但当时京中无大德,后来皇太后托梦,说福建有位高僧,那时皇帝自己也得了一身疮,痒得难熬,到处请医生来看,都无法医好,于是派人到福建漳州,迎请百多位和尚到京里来念经及医病。和尚们高高兴兴地进京去了,恰巧路过茶亭,苦恼和尚便问:「你们这样高兴,有什么好事呀?」「我们奉旨进京,给皇帝的娘做佛事。」他说:「我也去行不行呢?」「你这样的苦恼,又不会念经,去干什么?」「我不会念经,但可以替你们挑行李呀!」「好吧!」于是就和这些和尚挑着行李进京去了。

这个皇帝也作怪,想试探哪一位是高僧,于是将《金刚经》埋在门槛下,看看这些和尚是怎样过门的。和尚们哪里知道呢,通通都跨过门槛进去了,唯有苦恼和尚走到门口,合掌跪下:「地下有金刚。」皇帝知道了便下圣旨,他闻圣旨便两手扑地,两脚朝天,翻一个筋斗,就翻进去了。

皇帝终于找到这位高僧,把他当活佛礼待,又叫人建起坛场为皇太后做佛事。他做佛事很简单,拿着幡在台上扬了几扬,至灵前说:「我本不来,你偏要爱,一念无生,超升天界。」讲完这几句话,便把幡放下,一下子把佛事就做完了,皇帝还不相信,哪有这样简单,心中正在疑惑,就在这时候,太后在空中发出声音,说己得超升了。他又用些香灰在皇帝身上擦几擦说:「好了好了!」真的病就好了。

皇帝很高兴,设斋供养感谢他,又带他在皇宫里游览。他见皇帝穿的裤子有意思,皇帝见他老盯着自己的裤子,就问:「你喜欢我的裤子?」「我看皇帝的裤子好。」皇帝便把裤子脱下来赠给他,拜他做师父,又封他为「龙裤国师」。他天天在御花园游览,园内有一个宝塔,他见了很赞叹,皇帝就说:「国师你喜欢这个宝塔,我就把宝塔送给你。」他一听,真的把宝塔往袖子里一塞,拿回福建漳州去了把皇帝的宝塔带回来,这种本事了得不了得?我们知道托塔天王手里捧着铁塔,龙裤国师则把宝塔往袖子里一塞就带走了。我们用功用到这个程度就差不多了,就可以揽黄河为酥酪,变大地为黄金,就不必搞什么社会主义了,把黄土一洒,遍地都是黄金,就不需要贪污了,贪污会被捉去坐牢的。这种本事只有出家人有(过去神仙也可以点铁成金),但要到罗汉果位,到了佛的果位更不得了。你们老也不用功,自己做什么都弄不清楚啊!

证果位的人,走路都离地三寸。有一年,我去朝山西大同,山上有所小庙,供奉一尊观音菩萨,是石头做的,那石头也奇怪,明明看着是放在桌子上的,实际上没有落地,用绳子拉得过来过去,我尝试过,真的拉过了。你看,菩萨就在那里显神通,这是我亲自看到的,佛法真不可思议!

小家伙不用功,一天到晚吃饭睡觉,不读书又不拜佛,又不来打坐,何来有神通呢?即使给你一条裤子都没办法穿,给你一个宝塔也没办法拿回去,龙裤国师就有这个本事,他证了道嘛!这些事很平常,没什么希奇,你看南华寺六祖菩萨,对陈亚仙说:「陈施主,我这里这么多人,寺庙又小,我想将它建大一点,请布施一块地。」陈亚仙说:「好!你要多大一块地?」六祖把袈裟拿出来说:「我不要很大的地,只要一件袈裟这么大一块地就足够了。」陈说:「就这么点大?可以!可以!」六祖即时把袈裟向空中一抛,这边到马坝,那边到野山沙溪,周围三四十里地,都被袈裟覆盖了,四大天王现身,一个天王拉一个角你看,六祖菩萨从没有住山洞也得神通,他只舂了八个月米,这八个月的功夫有多大啊!你们现在有的耕田有的种菜,究竟搞什么啦?你们不知用功,六祖真是老老实实的用功,他人个子小,舂米时用脚踩,这边用脚踩,那边石头就翘起来,踩下去,翘起来,踩不动,人不够力怎么办?找块大石头来,这石头也有四五十斤,背在背上,他就是这么聪明,还要劈柴。

黄梅五祖那里人多,一天要吃一千多斤谷子(以我们一个人的劳动力,规定是磨、碾、筛,一天能做出四百斤谷子也算不错了),本来一千多斤谷子要三四个人一起来舂,但那些和尚欺负他:「你这个南方蛮子,广东野人,快点舂,莫偷懒。」叫他一个人舂,他们出外去玩。六祖就是一天到晚老老实实地舂,师父叫我舂米,我就舂米,你们去玩我不管,不会认为你不舂我也不舂,只把「应无所住而生其心」这个境界搁在心里,观察观察,经过几个月的锻炼,把米踏熟来,后来得到五祖印证,五祖叫他离开他才离开。

你看,古人就是老实,我们现在是你不干我也不干,所以现在的人不老实,调皮得不得了!提起话头来——参!

现在打了一个七,七天了,祖师给我们一个方便,辛苦了就休息一下,放几支香,好好地睡一睡,振振精神再打,这叫做小解七,不是大解七(小解七还要继续,大解七就是完结),明天要布萨,所以明天白天休息,晚上再开始打七。禅七是要克期取证,看准时间开悟。打七要打生死七,以前祖师打七,告了生死假,吃饱饭什么都不干,既不上殿也不过堂,一心一意了生死,按照祖师的家风,年年如是。现在祖师开了方便,明天过节,因此今天的第六支香、八支香、十支香不坐,放三支香让大家好好休息。

放香也一样要用功,不要东跑西跑,没事的该在寮房把《六祖坛经》和《虚云老和尚开示》的书翻一翻,看一看祖师和老和尚讲些什么。佛所说经典好比一面镜子,我们就该好好对照一下,心里想什么,如何用功,有没有相应,自己该好好地去摸索,不要吃了饭就两三个群众聊天,有什么好聊呢?一天到晚讲,闲话是讲不完的,该把嘴巴闭起来。

不要散漫,年青人要对自己负责任,要立志愿,有志者事竟成,没有志向就没有办法,作什么事都做不成的。时间到了,维那师父开静!

本文链接:佛源老和尚禅七开示

上一篇:佛教和香

下一篇:佛教信徒知多少

Copyright 2018 大悲咒原文网 版权所有,并保留所有权利。
ICP备案证书号:浙ICP备15039727号-58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