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悲咒原文网
标题

第二卷 光赞般若波罗蜜经全文

来源:大悲咒原文网作者:法护 译时间:2019-06-25 11:35:11
佛复告舍利弗:“菩萨摩诃萨行般若波罗蜜时,当作斯观:所号菩萨,所谓佛者,亦假号耳,所谓名色、痛痒、思想、生死、识,亦假号耳;皆由吾我,

第二卷 光赞般若波罗蜜经

行空品第三上

佛复告舍利弗:“菩萨摩诃萨行般若波罗蜜时,当作斯观:所号菩萨,所谓佛者,亦假号耳,所谓名色、痛痒、思想、生死、识,亦假号耳;皆由吾我,所谓我者,适无所有,无我,无人,无命,无寿,及含血蠕动,无心无意;若作所造自然所习、所更、所见、知见之事,如此辈类,皆不可得,空无所著,悉由假号,但有虚言。如是菩萨摩诃萨为行般若波罗蜜,不见众生。设无所见,亦不有见、亦复不见所托言也。菩萨摩诃萨所行如是,为随怛萨阿竭所教,行般若波罗蜜舍怛萨阿竭已,其智慧过诸声闻、辟支佛所兴空行而不迷惑。所以者何?其人所修不见于字所当倚者。菩萨摩诃萨行如是者,为行般若波罗蜜。”

佛言:“譬如舍利弗、摩诃目揵连诸比丘等,使满阎浮提犹如竹芦、甘蔗、稻麻、丛林,智慧具足,终不能及行般若波罗蜜菩萨,百倍、千倍、万倍、亿倍,不住以前。所以者何?菩萨智慧欲度一切众生之类之所致也。

“复次,舍利弗,菩萨摩诃萨行般若波罗蜜,一日行智皆过声闻、辟支佛所立之上,置是满阎浮提舍利弗、摩诃目揵连诸比丘等,正使三千大千世界满中舍利弗、摩诃目揵连诸比丘等所有智慧,不及行菩萨摩诃萨。置是三千大千世界舍利弗、摩诃目揵连诸比丘等,譬如东方江河沙等诸佛国土,悉满其中舍利弗、摩诃目揵连诸比丘等普及十方,斯等不及行般若波罗蜜菩萨智慧一日,过一切声闻、辟支佛智慧,百倍、千倍、巨亿万倍不相属逮。”

于是,贤者舍利弗白世尊曰:“唯然!其声闻智慧,须陀洹、斯陀含、阿那含、阿罗汉、辟支佛、菩萨、怛萨阿竭阿罗诃三耶三佛智慧,计此一切所有智慧,无所破坏,无所诤讼,而无所起,自然为空。唯天中天,其无所坏、无所诤讼、无起自然空者,宁可获致若干差特不乎?云何菩萨一日行智,而复于此过一切声闻、辟支佛乎?”

佛告舍利弗:“于舍利弗意云何?菩萨所以行般若波罗蜜者何?一日之中所行智慧、所建立愿,修于幻术而行愍哀,皆为一切众生之类,悉了诸法以化群萌欲令灭度。诸声闻、辟支佛,宁为兴立如是之缘智慧不乎?”

答曰:“不也,天中天。”

佛言:“于舍利弗意云何?诸声闻、辟支佛岂有此念‘我等当逮阿耨多罗三耶三菩阿惟三佛,教化众生至泥洹界令灭度’耶?”

答曰:“不也。”

佛言:“以是故,当复知此一切声闻、辟支佛所有智慧,百倍、千倍智慧,百千倍、巨亿万倍终不相及。于意云何?声闻、辟支佛宁有此念‘吾等当行六波罗蜜,教化众生严净佛土,具足怛萨阿竭十种力、四无所畏、四分别辩、十八不共诸佛之法,得成阿耨多罗三耶三菩阿惟三佛,度脱灭度无量无限不可计数众生之类’不乎?”

答曰:“不也,天中天。”

佛言:“菩萨摩诃萨发心念言:‘吾当奉行六波罗蜜,具一切法成阿耨多罗三耶三菩,度脱不可计数众生之类。’”

佛言:“譬如日之宫殿奋其光明,一时普照阎浮提地无不周遍。如是,舍利弗,菩萨摩诃萨行六波罗蜜,具十种力、四无所畏、四分别辩、十八不共诸佛之法,逮成阿耨多罗三耶三菩,开化度脱无量无限不可计数众生之类。”

贤者舍利弗白佛言:“云何菩萨摩诃萨越于声闻、辟支佛地,而便逮及阿惟越致地,净修佛道?”

佛告舍利弗:“于是菩萨摩诃萨从初发意行六波罗蜜,过于空法、无相、无愿,则为超越声闻、辟支佛地,住阿惟越致地。”

贤者舍利弗复白佛言:“云何,菩萨摩诃萨,于一切声闻、辟支佛为最众祐?”

佛告舍利弗:“菩萨摩诃萨从初发意行六波罗蜜至坐佛树,常于一切声闻、辟支佛为最众祐。所以者何?菩萨摩诃萨若来现者,则自然兴真妙之法,具足十善,又成五戒,立八等事,及八关斋、四禅、四等心、四无色三昧、四意止、四意断、五根、五力、七觉意、八由行现于世间,如来十力、四无所畏、四分别辩、十八不共诸佛之法,如是辈类,众善之德,兴现于世。则分别君子、族姓、梵志、长者、傲族大姓及忉利天上至三十三处想无想天、须陀洹、斯陀含、阿那含、阿罗汉、辟支佛、怛萨阿竭阿罗诃三耶三菩,缘此别知有此事耳。”

舍利弗白佛言:“云何菩萨摩诃萨净毕众祐?”

世尊告曰:“菩萨摩诃萨于众祐中无所净毕。所以者何?究竟于空则为菩萨摩诃萨成众祐也。所以者何?舍利弗,菩萨摩诃萨为布施士。何所施者?以善法施开化众生。何谓善法?十善之事,五戒、六波罗蜜、十力、四无所畏、四分别辩、十八不共诸佛之法,开化须陀洹、斯陀含、阿那含、阿罗汉、辟支佛。怛萨阿竭阿罗诃三耶三佛,布施之士。”

舍利弗复白佛言:“唯然,世尊!菩萨摩诃萨遵修何行,为行般若波罗蜜?”

佛告舍利弗:“于是菩萨,设行色空者,则为行般若波罗蜜;设行痛痒、思想、生死、识空者,是则为行。

“复次,舍利弗,菩萨摩诃萨解知眼空、耳鼻舌身意空者,此则为行;解色空、声香味触法空者,此则为行;解眼界空者,此则为行;解色界、眼识界,解耳鼻舌身意界空者,此则为行;解耳声耳识、鼻香鼻识、舌味舌识、身细滑身识、意所欲意识空者,此则为行;解苦空者,集亦复空,尽亦复空,八由行亦空,此则为行;解无黠亦空,行亦空,识亦空,名色亦空,六入亦空,所更亦空,痛痒亦空,思爱亦空,所受亦空,所有亦空,生、老死亦空,此则为行;解一切法空,此则为行;诸所自然,有为无为,悉能解空,此则为行。菩萨摩诃萨行般若波罗蜜,解本净空,志性亦然,此则为行。

“舍利弗,是为菩萨摩诃萨行般若波罗蜜,当解是七空,此乃为行。以此七空行般若波罗蜜,色无应不应,无行不行,不作此观,不见痛痒、思想、生死、识应不应、行不行,不见色法有所起、有所灭,不见痛痒、思想、生死、识法有所起、法有所灭,不见色法有所依著法、有所诤讼,不见痛痒、思想、生死、识法有所著、法有所诤,不见与色而俱游居,不见与痛痒、思想、生死、识而俱游居,不见与生死而俱游,亦不见不与生死而游居也。所以者何?永无有法而与俱,缘起诸事本净为空。舍利弗,色则为空则无有色,痛痒、思想、生死、识空则无有识。”

佛语舍利弗:“其为空者,无有起者,无有灭者。假使色空则无有色,假使痛痒、思想、生死、识空则无有识。设使色空则不有见,设痛痒空则无所患,设思想空则无所念,设使行空则无所造,设识空者无所分别。所以者何?舍利弗,色者则异不与空同,空不为异色不为分别,色自然空,色则为空,痛痒、思想、生死、识不为别异,空亦不异。设空不异,识亦不异,识自然空,识则为空。”

佛语舍利弗:“其为空者,不起不灭,无所依著,无所诤讼,无所增,无所损,无过去,无当来,无现在;彼亦无色、痛痒、思想、生死、识,亦无眼、耳、鼻、舌、身、心,亦无色、声、香、味、细滑、所欲法;彼则无,无黠不灭,无黠不行,不识,不名色,不六入,不细滑,不痛,不爱,不受,不有,不生,不老,不病,不死,亦不灭除生老病死;彼亦不苦,亦无习,亦无所尽,亦无所由;彼亦无得,亦无有时;彼无须陀洹果,无斯陀含果,无阿那含果,无阿罗汉果,无辟支佛觉,亦无得道,亦无佛道。菩萨摩诃萨行般若波罗蜜,如是者则为菩萨摩诃萨行般若波罗蜜,不见般若波罗蜜应不应、行不行,不见施,不戒,不忍,不进,不禅,不智,不见是六波罗蜜,不见色、痛痒、思想、生死、识应不应、行不行,不见眼应不应、行不行,不见耳、鼻、舌、身、心应不应、行不行,不见色、声、香、味、细滑、所欲法应不应、行不行,不见四意止应不应、行不行,不见四意断、四神足、五根、五力、七觉、八由应不应、行不行,不见十种力、四无所畏、四分别辩、十八不共诸佛之法应不应、行不行,不见怛萨阿竭萨云然慧应不应、行不行。是为,舍利弗,菩萨摩诃萨行般若波罗蜜,此乃应行。”

佛语舍利弗:“菩萨摩诃萨行般若波罗蜜,空不与空斗,空不与空行,无相不与无相斗,无相不与无相行,无愿不与无愿斗,无愿不与无愿行,空不与空相应,无相不与无相相应,无愿不与无愿相应。所以者何?空者无行不行,无相者亦无行不行,无愿者亦无行不行。菩萨摩诃萨行般若波罗蜜,能如斯者此乃为行。”

佛复语舍利弗:“菩萨摩诃萨行般若波罗蜜,诸法自然相则得度空;已得度空不与色诤,亦无所行;不与痛痒、思想、生死、识诤,亦无所行;不与过去色诤,亦不见过去色;不与过去色诤,亦不见当来色;不与当来色诤,亦不见现在色;不与现在色诤,亦不与过去痛痒、思想、生死、识诤,亦不与当来、现在痛痒、思想、生死、识诤,亦不见过去、当来、现在痛痒、思想、生死、识。

“复次,舍利弗,菩萨摩诃萨行般若波罗蜜,不与过去、当来诤,不与当来、过去诤,不与现在、过去、当来诤,不与过去、当来、现在诤,不见三世与于空行般若波罗蜜,如是行者,此乃为行。

“复次,舍利弗,菩萨摩诃萨行般若波罗蜜,所行如是,如所应行,不与过去萨芸若讼行,亦不见过去何所萨芸若,过去安有萨芸若及行讼行;不与当来萨芸若讼行,亦无所行,亦不见当来安有萨芸若与行讼行乎;亦不与现在萨芸若讼行,亦不见现在萨芸若,安有萨芸若讼行乎。行般若波罗蜜如是者,此乃为行。

“复次,舍利弗,菩萨摩诃萨行般若波罗蜜,不行萨芸若色,亦不见萨芸若色,亦不见行萨芸若色,痛痒、思想、生死、识亦不见萨芸若痛痒、思想、生死、识;不行萨芸若眼,亦不见眼,亦不行萨芸若耳、鼻、舌、身、心,亦不见耳、鼻、舌、身、心;不行萨芸若色,亦不见色不行萨芸若,声、香、味、细滑、所欲法亦无所现。”

佛语舍利弗:“行般若波罗蜜能如是者,此乃应行。

“复次,舍利弗,菩萨摩诃萨行般若波罗蜜,亦不遵萨芸若檀波罗蜜,亦不见檀波罗蜜,尸波罗蜜、羼波罗蜜、惟逮波罗蜜、禅波罗蜜、般若波罗蜜亦复如是;亦不行萨芸若般若波罗蜜,亦不见萨芸若般若波罗蜜;亦不遵萨芸若四意止,亦不见萨芸若四意止;亦不遵萨芸若四意断、四神足、五根、五力、七觉意、八由行,亦不见萨芸若意止、意断、神足、根、力、觉意、由行;亦不遵萨芸若十种力、四无所畏、四分别辩、十八不共诸佛之法,亦无所见,亦不见萨芸若怛萨阿竭诸力法。行般若波罗蜜,如是此乃为行。

“复次,舍利弗,菩萨摩诃萨行般若波罗蜜,不行萨芸若佛,佛亦不行萨芸若;不行萨芸若道,道亦不行萨芸若。所以者何?佛则萨芸若,萨芸若则佛;道则萨芸若,萨芸若则道;十种力、四无所畏、四分别辩、十八不共诸佛之法,亦复如是。”

佛语舍利弗:“行般若波罗蜜,能如是者,此乃为行。

“复次,舍利弗,菩萨摩诃萨行般若波罗蜜,不行色有,不行色无有,不行痛痒、思想、生死、识有,不行痛痒、思想、生死、识无有,不计色有常,亦不计色无常,不计色苦,不计色乐,不计色有我,不计色无我,五阴六衰亦复如是,不计五阴空无空,不计五阴有相无相,不计五阴有愿无愿;行般若波罗蜜,今我所行亦无所受,亦无所行,亦无所取,不有所行,亦不不行,不有所受,亦不不受,不有所取,亦不不取。”

佛语舍利弗:“菩萨摩诃萨行般若波罗蜜,能如是者,此乃为行。

“复次,舍利弗,菩萨摩诃萨行般若波罗蜜,不用檀波罗蜜、尸波罗蜜、羼提波罗蜜、惟逮波罗蜜、禅波罗蜜故;行般若波罗蜜,不用阿惟越致地,教化众生故;行般若波罗蜜,不用净佛国土故;行般若波罗蜜,不用怛萨阿竭十力故;行般若波罗蜜,不用四无所畏、四分别辩、十八不共诸佛之法;行般若波罗蜜,不究竟空,不用内空,不用外空,不用内外空,不用空空故,不用大空故,不用真空故,不用有为空故,不用无为空故,不用究竟空故,不用无品空故,不用本净空故,不用自然相空故;不以一切法空故,不以无起空故,不以无灭空故,不以无形空故,不以自然空故,不以有形无形空故,不无本故,不以法界故,不以本际故,行般若波罗蜜。所以者何?菩萨摩诃萨行般若波罗蜜时,于诸法无所破坏,亦无所见。

“复次,舍利弗,菩萨摩诃萨行般若波罗蜜,不用神足故;行般若波罗蜜,不用天眼故,不用天耳故,不用观他人心故,不用念过去事故。所以者何?行般若波罗蜜时,亦不见般若波罗蜜,何况当睹菩萨诸神通乎?行般若波罗蜜,能如是者,此乃应行。

“复次,舍利弗,菩萨摩诃萨行般若波罗蜜时,心不念言:‘我当以神足往诣东方江河沙等见诸如来稽首礼。’亦不自念,到八方上下亦复如是,等无有异。行般若波罗蜜,能如是者,此乃应行。

“复次,舍利弗,菩萨摩诃萨行般若波罗蜜,不自念言:‘诸佛世尊所可畅说,吾则当以天耳皆听。吾当察见众生之心所可念者。当念过去所游居处,我以天眼见诸群萌在所之处。’”

佛言:“行般若波罗蜜,能如是者,此乃应行。

“如是,舍利弗,行如是者,则为度脱无央数不可计会众生之类。菩萨摩诃萨能如是者,魔及官属不能得便。又复见及他方世界诸人民遥闻其德皆为作礼。

“复次,东方江河沙等诸佛世界,八方上下诸佛世尊,皆共拥护于是菩萨,终不堕坠于声闻、辟支佛地。四天王上至阿迦腻吒天,悉共拥护是菩萨摩诃萨,将无伺求得其便者。所可兴发所当作者,得现在福。所以者何?而以慈心向诸众生。如是,舍利弗,菩萨摩诃萨行般若波罗蜜,能如是者,乃为应行。

“复次,舍利弗,菩萨摩诃萨行般若波罗蜜,而以微劳得总持门、三昧门,速疾近此怛萨阿竭阿罗诃三耶三菩,一切所生常值见佛不离诸佛,至逮成阿耨多罗三耶三佛。”

佛言:“行般若波罗蜜能如是者,乃为应行。

“复次,舍利弗,菩萨摩诃萨行般若波罗蜜,不自念言:‘宁有诸法?所谓法者,一切为应若不应乎?为平等不平等乎?’所以者何?于时行者,不见诸法应若不应、行若不行、等与不等。”

佛言:“行般若波罗蜜能如是者,乃为应行。

“复次,舍利弗,菩萨摩诃萨行般若波罗蜜,不自念言:‘我当速解诸法之界至阿惟三佛。’亦无阿惟三佛。所以者何?逮法界者亦无所觉。行般若波罗蜜能如是者,乃为应行。

“复次,舍利弗,菩萨摩诃萨行般若波罗蜜,不见诸法及与法界有诸疾病及与空寂。行般若波罗蜜能如是者,乃为应行。

“复次,舍利弗,菩萨摩诃萨行般若波罗蜜,不自念言:‘诸法法界有若干种不计别异。’行般若波罗蜜能如是者,此能应行。

“复次,舍利弗,菩萨摩诃萨行般若波罗蜜,不自念言:‘于是诸法及与法界,观与不观,见与不见。’所以者何?彼则不见诸法所有,可持诸法分别观也。行般若波罗蜜能如是者,乃为应行。

“复次,舍利弗,菩萨摩诃萨行般若波罗蜜,不念法界忧行空事,其空事者不忧法界。行般若波罗蜜能如是者,乃为应行。

“复次,舍利弗,菩萨摩诃萨行般若波罗蜜,不念眼界为空空乎,亦不忧眼界,色不忧空,空不忧色,色界不忧空,空界不忧色,眼识界不忧空,识界不忧眼识空,耳、鼻、舌、身、心、声、香、味、细滑、所欲法亦如是。心界不忧空,空界不忧心,法界不忧空,空界不忧法,识界不忧空,空界不忧识。”

佛言:“舍利弗,是为第一行,所谓空行。菩萨摩诃萨能行空者,则不堕落声闻、辟支佛地,能净佛国开化众生,疾逮阿耨多罗三耶三菩,成阿惟三佛。计诸所行般若波罗蜜行,般若波罗蜜行为最极尊、为长、为上,无底无比。所以者何?般若波罗蜜行为无上行,空、无相、无愿行,菩萨摩诃萨应行如是,当作斯持,速得近于受莂之地。菩萨摩诃萨应此行者,为无数不可计众生开度利义。若不念言:‘我行般若波罗蜜,诸佛世尊当受决也。’亦不念言:‘我得亲近也,于受决也。我当清净于佛国土得至阿耨多罗三耶三菩阿惟三佛,当转法轮。’所以者何?彼其行者,不著法界,亦不虚寂,不见异法当行般若波罗蜜、诸佛天中天受我决及逮阿耨多罗三耶三菩阿惟三佛。所以者何?菩萨摩诃萨行般若波罗蜜者,不起人想,不起我想,不起寿想,不起命想,不起众诸想,不起见知想。所以者何?计于吾我众生不起不灭,又计人本不起不灭。其不起不灭者,何所行般若波罗蜜?菩萨摩诃萨行能如是人无所起,属行般若波罗蜜。众生为空,众生不得,众生寂寞,为行般若波罗蜜。如是,舍利弗,菩萨摩诃萨遵修于空,为第一行。

“复次,舍利弗,菩萨摩诃萨行般若波罗蜜能如是者,则皆超踰一切诸行。置是所可遵行,为大慈行,为大悲行。菩萨摩诃萨行于此者,终不起贪嫉之心,无毁戒心,无瞋恚心,无懈怠心,无乱意心,无邪智心。”

行空品第三下

贤者舍利弗白佛言:“菩萨摩诃萨行是般若波罗蜜,从何所退没而生于是?”

佛语舍利弗:“是菩萨摩诃萨行般若波罗蜜者,从他方佛国终而生于此,若兜术天上迁移生此人间,或于人中来生,疾逮是般若波罗蜜行。

“其行般若波罗蜜者,此于现世而得成就,其人速近深妙法门,然后究竟般若波罗蜜,常值见怛萨阿竭阿罗诃三耶三佛,所在国土不离诸佛。

“或有菩萨摩诃萨从兜术天化没其身,一生补处则不失六波罗蜜,所至到处诸总持门一切悉具,疾近三昧门。”

佛言舍利弗:“菩萨从人中终,还生人间,此菩萨者则为阿惟越致。其人睹彼诸根寂定,不能速逮般若波罗蜜之行定也,亦不得近诸总持门,无三昧门。”

又舍利弗问言:“菩萨摩诃萨行是般若波罗蜜者,于此寿终,当生何所?”

佛言:“于此寿终,从一佛国游一佛国诸佛世尊所现在处,未曾离诸天中天。

“或有菩萨摩诃萨,无沤和拘舍罗,修第一禅至于四禅,行六波罗蜜,由此禅故生长寿天上;假使从彼寿终之后逮得人身,值见诸佛世尊,诸根寂定而不聪明。”

佛告舍利弗:“或有菩萨摩诃萨,行第一禅至于四禅,行般若波罗蜜而无沤和拘舍罗,然后舍禅生于欲界,是菩萨摩诃萨诸根寂定而不聪明。”

佛告舍利弗:“或有菩萨摩诃萨,行第一禅至于四禅,不离般若波罗蜜,观于空慧而入于定,至于识意慧而入于定,至于无用慧而入于定,至于有想无想而入于定,过是四天,修四意止、四意断、四神足、五根、五力、七觉意、八由行,行于大哀有沤和拘舍罗,所生之处不随禅教,不从慈悲喜护,不顺无色之禅,自在所生,所生之处常见现在怛萨阿竭阿罗诃三耶三佛,不离般若波罗蜜,是拔陀劫中,当得阿耨多罗三耶三佛得成阿惟三佛。”

佛告舍利弗:“或有菩萨摩诃萨,行第一禅至于四禅,行四等心,过是四天,修四意止、四意断、四神足、五根、五力、七觉意、八由行,行于大哀有沤和拘舍罗而不禅定,所生之处不得自在,其人而生于此欲界君子、贵人姓、梵志、长者,欲教化众生有所利益。”

佛告舍利弗:“或有菩萨摩诃萨,行第一禅至于四禅,行四等心,观于空慧、识慧、无用慧、有想无想,过是四天,修三十七品,行大哀沤和拘舍罗,不随禅教而有所生,其人即生四大天王天上、忉利天上、盐天上、兜术天上、尼摩罗天上、波罗尼蜜天上,生于彼间教化众生净于佛土,见诸佛世尊不离道教。”

佛告舍利弗:“或有菩萨摩诃萨行般若波罗蜜,有沤和拘舍罗,修第一禅行四等心,于是寿终,生梵身天上、梵具天上、梵度著天上、大梵天上,在彼梵天及大梵天,从一佛国游一佛国诸佛所现之土,成阿耨多罗三耶三菩,至阿惟三佛转法轮者。其菩萨摩诃萨,劝助诸佛令转法轮。”

佛告舍利弗:“一生补处开士大士,行智度无极,以善权方便,现行第一禅至四禅慈悲喜护三昧,至于空慧、识慧、无用慧、有想无想,过是四天,修三十七品,行大哀,行空三昧、无想三昧、无愿三昧,开士遨游自在所生也,其人面自见诸佛世尊,在其佛所净修梵行生兜术天上,在于其上为开导师,所度如船,诸根无瑕常安寂定,为无央数亿百千垓诸天眷属围绕俱下于此,得成无上正真之道成最正觉。”

佛告舍利弗:“开士大士得六神通,不生欲天、色天、无色天,从一佛国游一佛国,稽首奉事诸如来至真等正觉。”

佛告舍利弗:“开士大士得六神通而自娱乐,从一佛国游一佛国,所在佛国,不闻声闻、缘觉声,亦不闻名。”

佛告舍利弗:“开士大士得六神通而自娱乐,普游十方,从一佛国到一佛国,所至佛土,寿命极长不可称限劫数之底。”

佛告舍利弗:“开士大士得六神通而自娱乐,从一佛界到一佛界,所至佛土无有佛法及与圣众,便为歌颂、分别、解说佛法、圣众、功德之事,众生应时闻佛法圣众音声,心怀欣豫,寿终之后皆生有佛世尊现在国土。”

佛告舍利弗:“开士大士从始发意,不得第一禅至于四禅、四等梵行、四无色定、四意止、四意断、四神足、五根、五力、七觉意、八由行、十种力、四无所畏、四分别辩、十八不共诸佛之法者,终不曾生欲界、色界、无色界,所生之处在于众生求名誉之士。”

佛告舍利弗:“开士大士行六度无极,从初发意度于灭寂,得不退转住不动转地,当至无上正真之道成最正觉。”

佛告舍利弗:“开士大士从初发意,得无上正真之道,成最正觉便转法轮,为无央数不可称计众生之类,开导利谊有所加益,然后至于无余于泥洹界而般泥曰,般泥曰后,其法则住一劫若复过劫。复次,舍利弗,开士大士从初发意,行智慧度无极,与无央数亿百千垓诸开士俱,从一佛国游一佛国,所生佛土严净境界。”

相关推荐
热点栏目
推荐阅读
佛教供灯感应 佛教供灯感应

供灯,做为佛教十种供养之一,即点灯供佛,以表示...

吃素的感应 吃素的感应

吃素是非常好的培养善心的方法,我们平时修行佛法...

坠胎超度感应 坠胎超度感应

坠胎是非常不好的一件事,这是罪孽非常大的一件事...

助印经书感应 助印经书感应

助印佛经的功德利益是很多的,若是不懂得的人可以...

古代造佛像的感应 古代造佛像的感应

造佛像能够让我们劫祸和罪孽得到消减,使我们在修...

最新文章
念佛求财缘感应 念佛求财缘感应

念佛求财缘是很好的,我们平时是可以多多的念诵修...

三时系念感应 三时系念感应

三时系念是一个非常好的修行共修,三时系念意是把...

念佛放生的感应 念佛放生的感应

放生能够让我们在遭遇任何困境时都能快速的解决和...

怎样处理念佛感应 怎样处理念佛感应

念佛能够让我们的劫祸和罪业得到消减,使我们在修...

布施的功德感应事迹 布施的功德感应事迹

布施的功德感应事迹是很多的,我们在修行的时候是...

供灯多久会有感应 供灯多久会有感应

灯是智慧和光明的象征,燃供灯佛是佛门中重要的供...

佛菩萨放生感应 佛菩萨放生感应

放生能够为我们增添福报和功德,使我们的灾劫和魔...

发愿感应 发愿感应

发愿在佛门中是指为普度众生而发下的愿,而且通过...

大放生冶病感应 大放生冶病感应

放生能够让我们命运中的厄运和灾劫得到消减,也能...

念佛的好处感应 念佛的好处感应

念佛的好处是非常多的,在生活中是可以帮助我们减...

手机版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