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悲咒原文网
标题

韩愈《左迁至蓝关示侄孙湘》诗歌鉴赏

来源:大悲咒原文网作者:时间:2022-12-01 09:11:01
韩愈《左迁至蓝关示侄孙湘》诗歌鉴赏韩愈《左迁至蓝关示侄孙湘》鉴赏 魏非夺 左迁至蓝关示侄孙湘【1】 韩愈【2】
韩愈《左迁至蓝关示侄孙湘》诗歌鉴赏 韩愈《左迁至蓝关示侄孙湘》鉴赏

魏非夺

左迁至蓝关示侄孙湘【1】

韩愈【2】

一封朝奏九重天,夕贬潮州路八千。

欲为圣明除弊事,肯将衰朽惜残年?

云横秦岭家何在? 雪拥蓝关马不前。

知汝远来应有意,好收吾骨瘴江边。

(一)赋诗缘起

唐朝凤翔县法门寺有佛塔一座,藏释迦牟尼佛指骨一节,三十年一开塔,谣传开塔之年,必国泰民安,天下太平,而元和十四年正值开塔之期,唐宪宗令群僧迎佛骨于凤翔,“御楼以观”,“入宫禁之内”,“令诸寺递迎供养”,据《新唐书·韩愈传》载:“王公士人奔走膜呗,至灼体肤,委珍贝,腾沓系路。愈闻恶之”,乃上《论佛骨表》谏诤,皇帝陛下大怒,“持示宰相,将抵以死”,裴度、崔群与“戚里诸贵”,“亦为愈言,乃贬潮州刺史”.

韩愈左迁【3】至距离京师“八千里”之遥的岭南道潮阳郡,即将远行上任,有司以罪人家不得拘留京师为由,迫使其立即遣走,由于事出仓促,家室不及从,当行至关内道京兆府蓝田县峣关【4】附近时,与赶到的侄孙韩湘【5】相聚,韩愈喜出望外,慷慨激昂地写下这篇千古之作。

(二)“一封朝奏九重天【9】,夕贬潮州路八千”

首联开门见山地陈述“获罪贬黜”的缘由,气势雄浑,高屋建瓴,一笔直下,直接陈述“一封朝奏”“夕贬潮州”惨痛的谏诤事件的结局,无一丝拖泥带水。

“一封”“九重天”“路八千”的“一”“九”“八”,数字性的顺然呈现,霎时于纸上形成鲜明对比,阐明“朝奏”“夕贬”之获罪迅速,表达韩愈“朝”“夕”角色转换差距性的悲痛心境,但“与其他迁客之无端怨悱,大异其趣”,“两者有舒噪和怨之不同”(章士钊语)。纵观一纸《论佛骨表》,谈古论今,旁征博引,历陈迎佛骨事件之荒诞不羁,指责佛教徒的“背宗弃祖”,破斥“释迦牟尼”夷狄身份,“与中国言语不通,衣服殊制,口不言先王之发言,身不服先王之法服,不知君臣之义、父子之情”(《韩昌黎文集校注》卷八《论佛骨表》),一句“佛如有灵,能作祸祟,凡有殃咎,宜加臣身,上天鉴临,臣不怨悔”,豪迈悲壮,慷慨激昂,忠魂烈胆跃然纸上,字里行间流露韩愈出“卫道献身”的坚定执着。

(三)“欲为圣明除弊事,肯将【10】衰朽惜残年”

颔联直接陈述此次上书诤谏的缘由是“欲为圣明除弊事”,此所谓“弊事”从表面看,特指“迎佛骨事件”,即所谓“浮屠猖獗闹京师”,但从深层次来看,并非那么简单,问题可能更加复杂。韩愈在此时只是想借此次“辟佛”遭贬,抒发内心对“佛道猖獗”“藩镇割据”“儒学衰落”等一系列问题的担忧,但核心问题依然是“圣明”之学的衰落。

韩愈是宋明道学的先驱,首次提出“道统论”.但何谓“道”?何谓“统”?何谓“道统”呢?“道统”的缘起是什么呢?“道统”与“辟佛老”到底是什么关系呢?韩愈所谓“欲为圣明除弊事”“肯将衰朽惜残年”的强烈的国家民族使命感到底是出于怎样的考虑呢?或韩愈所有的“诗文”的思想前提是什么呢?我下面将一一进行尝试性的解答,

何谓“道”?“博爱之谓仁,行而宜之之谓义,由是而知焉之谓道,足乎己无待于外之谓德。仁与义为定名,道与德为虚位。”(《韩昌黎文集校注》卷一《原道》)由此可知,韩愈所谓“道”乃是“仁义”,所谓“仁”乃是“博爱”,所谓“义”乃是“行而宜之”,这是韩愈对“道”的阐释。

何谓“统”呢?韩愈借鉴佛教的“师承传统”,创制儒家的“统”的延续,所谓儒家的“道统”,韩愈指出“尧以是传之舜,舜以是传之禹,禹以是传之汤,汤以是传之文、武、周公,文、武、周公传之孔子,孔子传之孟轲。轲之死,不得其传焉。(《韩昌黎文集校注》卷一《原道》),至于”圣贤“之学”不得其传“的原因,韩愈的解释是”秦始皇焚书坑儒“与”汉朝经师偏重考据训诂“,忽略对”圣贤之道“义理层面的挖掘,导致佛老趁虚而入,儒道开始衰落败坏。韩愈自诩为”道统“的继承者,高举”兴儒学,辟佛老“的旗帜,”虽灭死,万万无恨!“这正是韩愈思想的出发点或前提,韩愈所作的一切工作,包括倡导复兴古文运动,均是源于此。

而此联”欲为圣明除弊事“更是出于韩愈强烈的儒家道统意识与强烈的民族文化责任意识,不仅仅是简单地为”皇帝陛下“”除弊事“,而是为了在更深一步的意义上”复兴儒家之道“,实现”修齐治平“的远大理想,虽然如今已是”衰朽【11】“”残年“,韩愈也在所不”惜“【12】,毅然奔赴”卫道“的疆场。

(四)”云横秦岭家何在?雪拥【14】蓝关马不前“

颈联”情“”景“”事“跃然呈现,浑然融合。”事“之”悲“,”情“之”切“,”景“之”壮“,在韩愈笔下,仅仅通过十三字,便已将读者带入与”他“的”情感世界“之中,笔法之高明,被历朝文人墨客赞誉。

特别是”云横秦岭“的”横“与”雪拥蓝关“的”拥“两字,甚是独到奇巧,仿佛是”云“故意横贯秦岭,阻隔望家的视线;仿佛是”雪“故意拥聚到蓝关【15】,加重路途的艰难程度。”横“与”拥“,从”广度“与”高度“两个层面,建构了”为我之境“,并将此事的”情“”景“”事“熔铸进此”境“,这的确妙不可言。

关于”家何在“一词,韩愈曾言”以罪贬潮州刺史,乘驿赴任;其后家亦遣逐,小女道死,殡之层峰驿旁山下“,可知当日接到”夕贬潮州“的谕旨,仓促告别家庭亲人的悲痛;但更悲痛的是”圣贤“之”道“隐没不显,佛老荒诞之学日益猖獗,而所谓的”睿圣文武皇帝陛下“并非”神圣英武“,而是迷信沉溺于仙寿长生之术,难以履行”天“之”子“的神圣的职责。韩愈大声疾呼”家何在“,乃是对苍天鬼神的质问,乃是对圣贤明君的呼唤,更是对”道“的命运的担忧。

”马不前【16】“三字,出自《饮马长城窟行》”驱马涉阴山,山高马不前“;韩愈行至蓝关,遭受”雪拥“的困境,”马“都难以前行,此时英雄失势之悲痛之心更是强烈。

(五)”知汝远来应有意,好收吾骨瘴江边“【17】

岭南道潮阳郡远在”八千里“之遥的”瘴疠之地“,道路艰难漫长,强盗土匪叛军猖獗,随时都可能面临生命的危险,而且这次获罪贬谪,不知何日能得到皇帝的赦免,归期甚是难测!联想至此,韩愈遂嘱咐远道而来的侄孙韩湘,他日”好收吾骨瘴江边“,这真是”沉郁顿挫“(何焯语)”悲壮豪迈“!诗人的”凄楚难言的激愤之情“昭然可见(《唐诗鉴赏辞典》,上海辞书出版社,萧涤非、程千帆、马茂元、周汝昌、周振甫等撰写)。

从纯粹思想性的角度看,此诗虽然与《论佛骨表》联系紧密,但此表只是此诗的导火索或缘起点,而更深层次的意义上此诗则与《原道》《原性》《与孟尚书书》《进学解》《师说》等能突显韩愈主题思想的篇章相辅相成,况且在英雄失路之时所赋之作更能体现自诩为”道统“的”继承者“的心境与情感。

从纯粹诗歌艺术性的角度看,全篇气势磅礴,如排山倒海,雄浑壮阔,既完美展现诗人的”沉郁顿挫“”悲壮慷慨“的心境,又独创性地实现了”诗之律“与”文之法“的巧妙结合,堪称诗文合璧的典范之作;此诗在纯粹平面性的陈述”朝奏“”夕贬“”除弊事“等事件的层面上,恰有杜甫遗风,而”云横秦岭家何在?雪拥蓝关马不前“一联,更有”李白“的影子,能做到如此,实属不易。全篇精妙之处,可圈可点,真不愧为韩诗七律中的佳作。



注释:

【1】 日本享和三年本《又玄集》题作”贬官潮州出关作“.

【2】 韩愈,字退之,河南南阳人(今河南孟县西人),因先辈居昌黎(辽宁义县),故世称韩昌黎。韩愈是唐朝著名的文学家、思想家、教育家、哲学家、诗人,出生于庶族官僚家庭,三岁父母双亡,养于兄韩会家,由嫂郑氏抚养成人;唐德宗贞元元年(公元792年)进士及第,历任监察御史、阳山令、河南令、考功郎中、中书舍人、太子右庶子、刑部侍郎、潮州刺史等,穆宗长庆时官至吏部侍郎,卒年五十七;韩愈一生经历德宗时期的四镇之乱、泾源兵变、汴州兵变,顺宗时期的王叔文集团的改革运动,宪宗时期的刘辟、吴元济藩镇叛乱等事件,着有《昌黎先生集》,今有标点本《韩昌黎文集校注》《韩昌黎诗系年集释》。

【3】 降职迁谪。方世举注:《史记·周昌传》”吾极知其左迁“.《索隐》曰:韦昭以为左犹下也,地道尊右,右贵左贱,故谓贬秩为左迁。

【4】 唐朝关内道京兆府蓝田县蓝田关。《元和郡县志》载”关内道京兆府蓝田县:蓝田关在县南九十里,即峣关也。“《地理志》曰:”京兆府蓝田县有蓝田关。“

【5】 韩愈侄孙韩湘。《宰相世系列表》曰:”湘,老成子,登长庆三年第,大理丞。“关于韩湘的逸闻轶事与历朝学者的考证研究如下:

段成式云:韩文公愈,有疎从子侄自江淮来,年甚少,韩令学院中伴子弟,子弟悉为凌辱。韩知,遂送街西僧院中,令读书。经旬,寺主纲复诉其狂率。韩遽令归,旦责曰:”市肆贱类,营衣食尚有一事长处。汝所为如此,竟作何物?“侄拜谢,徐曰:”某有一艺,恨叔不知。“因指阶前牡丹曰:”叔要此花青紫黄赤唯命也。“韩大奇之,遂给所须试之。乃坚箔曲尽遮牡丹丛,不令人窥。掘棵四面深及其根,宽容人坐,唯赍紫鑛轻粉朱红旦暮治其根。凡七日,遂掩坑白其叔曰:”恨校迟一月。“时东初也,牡丹本紫,及花发。色黄红历绿,每朵有一联诗,字色紫分明,乃是韩公出关时诗。头一韵曰:”云横秦岭家何在?雪拥蓝关马不前。“十四字。韩大惊异。遂乃辞归江淮,竟不愿仕;《太平广记》引《仙传拾遗》与《诗话总龟》引刘斧《青琐集》均信此为韩愈侄孙韩湘之事,愈贬潮州时,至商山与此甥聚会,赋遂此诗。而《道缘汇録》记载韩愈有此侄孙,蓝关遇雪时二人相见,但”辗转附会为神仙故事,怪诞不可究诘“;明朝蒋之翘曾注云:”翘尝考之,公从子老成,生子二,曰湘,曰滂。湘登进士第,为大理丞。滂未仕而死。初公南谪时,湘年二十七,滂年十九,皆从公以行。观公《宿曾口示湘诗》及在袁州作《滂志墓》可见。而此诗末句所谓远来者,盖公既行而湘追及于此,此深有意之言,亦不过感欢之意焉耳,窃意或者因是言,又见世所传仙人有韩湘子者,遂传会而为此说欤?抑主异教者,阴欲破公正论,而故为此以张大其事欤?况公之贬在宪宗元和己亥,又四年为穆宗长庆癸卯。湘始登第。“如此则韩湘”修仙“与”出仕“在同时,故所谓神仙之事荒诞不经,难以稽考,”史传无载“.清朝方世举注亦言”此等记载“”幼妄可鄙“”诗语有事实当考者,又皆昧昧无言“,朱彝尊亦曰:”云雪一联,世传以为湘先示先兆,似出附会“,当时秦岭蓝关,是京畿近处,韩愈谪迁途中,偶遇风雪,有感而发,赋作此诗,自然之理,谣言是韩湘示兆,似乎无此必要。韩愈曾作《女挐圹铭》云:”愈黜之潮州,既行,有司以罪人家不可留京师,迫遣之。“则”此诗喜湘远来,盖其时仓促,家室不及从,而后乃追及,公尚未知,故以将来归骨。委之以相“.(《韩昌黎诗系年集释》,上海古籍出版社,唐韩愈着,钱仲联集释。)

【6】 皇宫。《楚辞·九辩》:”君之门以九重。“

【7】 《新唐书·地理志》:”潮州潮阳郡,属岭南道。“韩愈留韶州所作《泷吏》言:”下此三千里,有州始名潮。“《旧唐书·地理志》:”韶州至京师四千九百三十二里。“合计约八千里。《文集》卷三十《唐故中散大夫少府监胡良公神道碑》亦言潮州据京师八千里。(《韩昌黎诗系年集释》,上海古籍出版社,唐韩愈着,钱仲联集释。)但关于”夕贬潮州路八千“的”潮州“一词,宋朝祝充、魏怀忠注本,日本享和三年本《又玄集》,《太平广记》引《仙传拾遗》,《诗话总龟》引《青琐集》与《苕溪渔隐丛话》引《艺苑雌黄》中”州“均作”阳“.

【8】 日本享和三年本《又玄集》,《太平广记》引《仙传拾遗》,《诗话总龟》引《青琐集》与《苕溪渔隐丛话》引《艺苑雌黄》中”欲“均作”本“;宋朝朱熹《考异》言”欲,或作本。“

【9】《太平广记》引《仙传拾遗》与祝充本中”明“作”朝“.

【10】 ”肯将“一词,朱熹《考异》言”肯将,或作岂将“,方崧如《举正》作”岂于“;”肯“字,祝充、魏怀忠本,日本享和三年本《又玄集》,《太平广记》引《仙传拾遗》,《诗话总龟》引《青琐集》均作”岂“,廖莹中、王伯大本作”肯“;”将“字,《诗话总龟》引《青琐集》作”于“;张相言”肯,犹将也“.

【11】”朽“字,方崧如《举正》阁本与《文録》作”暮“.

【12】”惜“字,祝充与魏怀忠本作”计“,廖莹中与王伯大本作”惜“,此年韩愈五十二岁。

【13】 顾祖禹《读史方舆纪要》云:”蓝田县:秦岭在县东南。即南山别出之岭。凡入商洛、汉中者,必越岭而后达“.《通典》曰:”在蓝田界。“

【14】 方崧如《举正》作”雪揜“,朱熹《考异》:”拥,方作揜“.

【15】 ”马不前“三字,曾季狸云:韩退之”雪拥蓝关马不前“三字,出古乐府《饮马长城窟行》”驱马涉阴山,山高马不前“.

【16】 ”应“字,《诗话总龟》引《青琐集》作”须“.

【17】”好收吾骨瘴江边“一句,何焯《义门读书记》云”结句即是不肯自毁以从于邪之意,非怨怼,亦非悲伤也“,程学恂曰”时未离秦境,而语已及此,其感深矣“.
相关推荐
热点栏目
推荐阅读
内省不疚,夫何忧何惧? 内省不疚,夫何忧何惧?

内省不疚,夫何忧何惧?...

冉冉秋光留不住,满阶红叶 冉冉秋光留不住,满阶红叶

冉冉秋光留不住...

冉冉鸾骖鹤驭,桥倚高寒, 冉冉鸾骖鹤驭,桥倚高寒,

冉冉鸾骖鹤驭,桥倚高寒,鹊飞空碧。古诗原文[挑错...

内以破吾之悭,外以济人之 内以破吾之悭,外以济人之

内以破吾之悭,外以济人之急...

冉冉年时暮,迢迢天路征。 冉冉年时暮,迢迢天路征。

冉冉年时暮,迢迢天路征。古诗原文[挑错/完善]出自...

最新文章
上下打量 上下打量

上下打量成语名称上下打量成语拼音shàng xià dǎ lià...

上了贼船 上了贼船

上了贼船成语名称上了贼船成语拼音shàng lé zéi chuá...

上不在天,下不着地 上不在天,下不着地

上不在天,下不着地成语名称上不在天,下不着地成...

上交不谄 上交不谄

上交不谄成语名称上交不谄成语拼音shàng jiāo bù chǎ...

上下相安 上下相安

上下相安成语名称上下相安成语拼音shàng xià xiāng ā...

上不得台盘 上不得台盘

上不得台盘成语名称上不得台盘成语拼音shàng bù dé...

上南落北 上南落北

上南落北成语名称上南落北成语拼音shàng nán luò bě...

上医医国 上医医国

上医医国成语名称上医医国成语拼音shàng yī yī guó成...

上兵伐谋 上兵伐谋

上兵伐谋成语名称上兵伐谋成语拼音shàng bīng fá mó...

手机版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