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 佛学新闻

慧净法师书信集 壹、书信篇(11-20章)

发布时间:2019-11-15 09:12:38  |  编辑:  |  阅读次数:

大悲咒大悲咒全文佛经大悲咒

十一、答十二问

久向妄心问信心如拨断弦责清音何知微妙梵音响嘹亮觉物远且深

十二月九日来函敬悉。某法师深得信心,闻之一喜;仁者所附二信,亦甚妙。

一、学人有疑,应决其疑,既已无疑,即是金刚信,任何人来言妨碍,亦不动摇、破坏。

二、归命即信心,信心发起时,即是真归命。在机法两种深信之下,自然发起归顺弥陀呼唤决定之敕命。

三、烦恼具足之凡夫,自是欣厌不切,火宅之感不真;然若知自己是必堕地狱之身,即能生信心,此心自具欣厌之情。凡夫难免多少有留恋世间之念,然无碍往生,寿命终时,即生极乐,摄取不舍故。

四、信心以弥陀之真实为本质,亦即弥陀真实之存在是自己之信心。凡夫之心,浮动如暴流,无一刻之安住,唯有阿弥陀佛是常住,今日、明日、尽未来际皆如是常住不变;弥陀常住不变故,得此信心亦是常住不动,故此法不可以自己浮动之心为标准,应以常住不变之佛为标准。履善法师有一首偈形容他的心路历程:

久向妄心问信心如拨断弦责清音何知微妙梵声响嘹亮觉物远且深

自己之妄心浮动,不可有不变之信心,弥陀决定不变故,吾人信受之,亦决定不变。

五、世间多有人或听闻或研究此理,然只当作学问或观念,故始终未发信心,此皆因不知不惧六道轮回,无有机法二种深信故。

六、听闻与起信,未必同时,请阅《法然上人文钞》二一三页,其「一得此理,无复疑念」,即是起信,亦即一信之后,更不再疑,此即信心决定。

七、此法闻而思,思而疑,时节因缘到时,即能触境而悟,当下起信(此悟非明心见性之悟),所谓「一得此理,无复疑念」也。

八、名号是佛之愿心,愿力、大心力,信心是闻信此之名号故,名号、信心并不相异,信心之体(本质)是名号,故是一也。

九、古德言:「信心者:真实心也;既是真实心,即非凡夫之迷心,完全是佛心也,此佛心授与凡夫时,谓之信心。」

十、古德言:「中间之白道,或言‘行者之清净信心’,或释‘如来愿力之道’。此即显示行者所起之信心,与如来之愿心一体也。」

十一、欲生安乐佛国者 无上宝珠之名号与真实信心一体 鸾师言无别道故

十二、十方众生,根性万差,故起信情况,各不一准。

一九九六年十二月二十三日

十二、神交已久

信者方能相知相惜,相感相通。而且信者得往生,往生即成佛。生命是永恒的,则相知相感也是永恒的。

虽然未曾晤面,却神交已久。从你给某某居士的信中,及某某居士的口中,知你是个开朗豁达,热心洋溢,才华出众的真诚佛门弟子。尤其净土的桥梁,使我们异地同心,同信同愿,同归一佛救度,同入一土证果。真是「同一念佛无别道,远通四海皆兄弟。」

弥陀之力,使我们有得度之因,有相识之缘,弥陀恩德,难思难报。须弥之高,尚有其顶,沧溟之深,犹有其底,只有弥陀救度之恩,其高无上,其深无底。可谓高大深广,不可思议。虽言粉身碎骨,叵报微尘之末。古人每诵及「具足五劫,思惟摄取,庄严佛国,清净之行」之文,往往悲心难抑,热泪盈眶。这种信仰的感受,千古同辙,异地皆然。

慧净业深障重,儜弱怯劣之人,忝蒙信中,种种褒誉,可谓羞愧莫名,无地自容,论净庸庸碌碌,毫无真才实学,既没有福慧著书立说,也没有志干弘法布教。虽有些微笔墨因缘,无非也是拾古人牙慧;而每日悠忽懈怠度日,连自己也觉得可耻可伤!

你以前曾惠赐桌巾,不久又送贵重的长白山野参,近又馈赠景德镇的名贵茶壶,屡蒙珍赐,对净深厚关怀之情,净铭感五内,永志不忘;但今后请不须如此,因为净喜爱简单素朴,尤其佛陀严命三衣一钵,衣食之外,皆多余之物。故身既出家,则但能不饥不寒,便应知止知足。所以今后可不用给慧净任何物品,虽然外物可表达内心,东西也有纪念价值,但净最可贵的真实纪念是彼此的信仰。同信方能相知相惜,相感相通。而且信者得往生,往生即成佛。生命是永恒的,则相知相感也是永恒的。

人生最根本的恐惧是「死」,这恐惧若没有消除,则一生无论如何成就拥有,都不满足。十方虽都有佛,但这恐惧只有弥陀能安之。经言:「一切恐惧,为作大安。」又说:「拔诸生死,勤苦之本。」异译之《大经》亦言:「拔人勤苦,生死根本,悉令如佛。」根本的烦恼,心底的恐惧,接触到弥陀五劫思惟的悲愿,「若不生者,不取正觉」的誓言,所有苦恼、恐惧,当下转为喜悦与安慰,悲喜之泪不禁夺眶而出。旷劫以来的无边罪业,立刻消除;永无穷尽的生死轮回,当下休止。

爱欲荣华,不可常保,皆当别离,无可乐者。此亦客也,不可以久,图久远者,莫如西归。

悲哉!昙鸾大师云:「三界是生死凡夫流转之暗宅。」又说:「三界是有漏邪道所生,长寝大梦,莫知悕出。」又说:「胎卵湿生,缘之高揖;业系长维,从此永断。」岂不快哉!

人生最高的价值,就是信受弥陀的救度;最大的喜悦是被弥陀的光明拥抱。在这短暂的客舍,能逢此法,已是不虚此行。虽然身心愚劣,日夜有弥陀相随;虽然尚在娑婆,已入极乐圣众。岂不快哉!

让我们吟味同乘愿船,共渡西方之乐吧!

一九九七年六月廿二日

十三、三福无份

极重恶人,无他方便,唯称弥陀,得生极乐。

\

本月十八、二十七日华翰敬悉。所作譬喻甚好,很贴切。五浊恶世众生,自知罪恶深重,岂可故作恶事?只是被「慢盖」之本性遮住,未看清自己之恶,而误以为自己是修行善人;若经修行,而看清自己是三福无份,三学亦无份,六度更不用说,则当下能领受弥陀救度,信愿称名而被弥陀所救。做个信心念佛人,如浮云流水,随缘度春秋,毫无造作,因「极重恶人,无他方便,唯称弥陀,得生极乐」(源信大师法语)故也。净无智愚人,少有启发;仁者敏慧,一隅三反,足见为未来法门栋梁,实可同庆。

一九九七年九月十九日

十四、何惧之有

五劫思惟,兆载苦行,正为你预修;若不生者,不取正觉,正为你完成;无边大利,无上功德,皆为你准备;念佛众生,摄取不舍,你何惧之有!

慧净愚痴毒恶之徒,虽然出家,恶性难侵,心如蛇蝎。若无弥陀救度,一息不来,当长堕地狱。静夜思惟,不禁悚栗悸动,心中狂乱;幸蒙弥陀慈光彻入心髓,告言:

五劫思惟兆载苦行,正为你预修;若不生者不取正觉,正为你完成;无边大利无上功德,皆为你准备;念佛众生摄取不舍,你何惧之有!

如此一念之间,忽然心安,疑虑尽除。罪业满身之人,顿蒙大赦;负债累累之身,一时得赎;千生万劫轮回之报,刹那停止。身心轻利,感泪难抑,长时积郁,一时得解,犹如水库泄洪,嚎啕大哭。

慧净当堕地狱之人,蒙弥陀调熟,得生人身,复闻佛法,终蒙救护。弥陀弘恩,昊极叵能形容,除感不思议不思议之外,无有启口处。当拜读大札,心有戚戚焉!正是同一信心无别道,远通四海皆此情,可谓信仰的感受,千古同辙,万人一揆。

慧净愚痴无智,无德无能,所出的书,本来现成,假净之名编之而已;虽有录音带,也是依经论释,拾古人牙慧,真感惭愧莫名。

一九九七年十月十二日

十五、二种深信

堕落与被救是同时感受到的。心中有平安、喜乐,有感恩、惭愧;因为机的罪恶感在内心发露与法的大悲愿在内心发酵……

善导大师的机法二种深信,罪恶生死凡夫之机,感受到正当堕落悬崖时,突然被佛扶起来;在海中挣扎喝水时,被佛抱上愿船。所谓绝处逢生,置之死地而后生。故此法门是完全他力、绝对他力的救度法门,无丝毫的自力与造作。因此龙树菩萨譬喻为「乘船」,坐在愿船上的人既不必付船票,也不必帮忙驾驶;自己尽管有何力量,在此也置于无用之地。何况就是因为毫无力量,才会堕落,才会被救。堕落与被救是同时感受到的。心中有平安、喜乐,有感恩、惭愧;因为机的罪恶感在内心发露与法的大悲愿在内心发酵,故性情会转变。以前刚强计较,现在柔和不争;以前缺乏慈爱,现在有了悲心;凡一切的逆境挫折,都会反省是自己的过失,或宿世的罪业,而不会责怪别人。

此后的生活是对佛有信心,对己有愧心,对人有爱心。

一九九七年十二月二十一日

十六、远离讥嫌

前生已种出家缘世事纷纭不可牵今日袈裟披上体来年同佛往西天

回顾台湾到日本留学的比丘之中,竟有一半还俗,究其原因是日本社会很繁华而又很开放,五欲生活丰富,女人温柔,到处充满声色犬马的诱惑,身处其中,稍一不觉,便成日日陷入而不知之势。然还俗的当中,有的在当地结婚滞留难归,有的回来却从此不得不隐姓埋名。当然他们都懊悔一时的迷失,想重新脱俗,过清净自在的生活,奈何已身陷枷锁,无法如愿。而净也曾遇到从某地区某大佛教团体所派出的一位比丘,到日本进入研究所进修学位,不久躲躲藏藏地与人同居,不知后来如何。可悲!

人是感情的动物,稍一不慎,日久生情,乃是常理,终使自己难以自拔而误了平生,不免令人叹息。因此大圣佛陀禁止男女僧众同住同行,纵有言语,亦应摄心。佛陀慈悲的呵护所垂示的教诫之语,真是保护僧侣的坚锐甲胄。

一个人一旦与人有了不当的感情,那便是痛苦的开始,从此心里有了感情的担子,隐约增添了无谓的苦恼,最后难免有损佛门的清誉。(近来)有几个地方或写信或电话传来了一些可怕的是非,令人难以置信,也难以不信。

毕竟仁者出家不久,有些方面见闻未广,未必能持好分寸。好在后来澄清了一些误会,很欣慰你能清净自持,磨而不磷,在涅不缁。

往往当局者迷旁观者清,所以别人始终是自己的一面镜子,面貌之垢不易自觉,承蒙他人指出,使自己有擦净的机缘,则对方无宁是自己的良师益友,足可称谢。因此应该畏惧人言,儒家亦言:「君子有三畏:畏天命、畏大人、畏圣人之言。」天命是指因果法则,大人是指众人舆论,而圣人之言神钦鬼伏,故大圣释尊的垂诫更应遵守。玉不琢不成器,人才如玉,经过锻炼更能成为连城大器,故精金美玉都从烈火中锻炼而来;希望仁者能畏惧人言。

回忆慧净出家之初,家师上人即常告诫说:「要断绝女缘,彻底远离讥嫌之人,避开讥嫌之地,不妥协,不苟且。」诚然,出家人重讥嫌二字,故有「讥嫌戒」的戒律;能守讥嫌戒,就能保护佛教,保护他人,保护自己;如此则众生欢喜,龙天欢喜,弥陀诸佛无不欢喜。

佛门是最讲洁癖的,尤其是割爱辞亲,成为人天师范,其身口意的行为是信众的楷模,所以出家众的立身处世要比在家众严谨,固应严以律已,谨言慎行,持身如玉。信众对于佛门,尤其是身负弘法之崇高神圣使命的比丘,其眼睛总是特别雪亮,要求也特别严格;万一被发现有了某些不如法,难免因失去了可敬的对象而产生失望之心。

仁者是男众,希望以仁者的才德在当地培养志同道合的男众(应该不难),彼此协力,弘扬弥陀悲愿,拯救如下雨般将堕地狱的群萌。毕竟男众与男众相处,不起人疑,能增信赖。家师上人亦常告诫说:「出家人应以法为重,如果为了某一个人而失去了广大的信众,便是法门的罪人,愚痴的行为。」此语慧净至今顶戴奉持,不敢或忘。

中国古来有礼仪之邦的美誉:讲仁义、敦伦常、重孝道、尚礼节。这固然是儒理教化的普及,也是佛教因果的扎根。大陆大多还能有此保守,可惜台湾饱暖思淫欲,竞相学习日本、欧美开放的风潮,致使国中生半数有性经验,高中生堕胎随日而增。所谓人心不古,世风日下,欧美日本如此,台湾亦然。难得大陆能维持保守的美德,可喜可贺。佛门始终是保守的,唯有保守才能维持佛法的面貌。在此浊恶之世,犹如人处暗中,佛法是唯一眼目、曜世明灯。但可悲的甚至有僧众倡言开放,并谓「只要喜欢,有何不可」,闻之惊心。末法之世,厚生利用之术一日千里,而修身养性之道如江河日下。

家师上人曾言:「出家人有三关:名关、利关、色关,一关比一关困难,所以必须避免男女相处的讥嫌,万一不能,则应知守大体、有分寸。」家师的语重心长,如同佛陀殷谨的垂诫,亦如亲鸾上人敏锐地对于爱欲广海、名利大山的可悲、可耻、可伤。事情不生于发生之时,乃由微而着,是故君子防微杜渐,必慎其独;而学道之人见机而作,知非即舍。

君子以文会友,以友辅仁。此信充满逆耳之言,然净爱护仁者之心,与之恰成正比。何况我们同为男众,同入佛门,同信净土;同念一佛尊号,同蒙一光摄护,同托一莲化生;将见前生者导后,后生者访前,可谓四海兄弟,同气连枝。尤其净已上了年纪,而仁者正当年轻,将来前途未可限量,故以净土栋梁期之。若能自爱羽毛,则广大信众将蒙其福;倘若不慎有所差池,将是广大信众之失。

古人说:「君子之爱人也以德,细人之爱人也以姑息。」慧净与仁者既同是男众,爱护之情甚切,若知而不言,言而不尽,则非真友、直友、益友,理不可默故,乃不避忌讳,披肝沥胆,剖诚相见,恺切直陈。然而圣贤之言,神钦鬼伏,人人敬重;净卑贱之人,语无伦次,不可见重于人,但望有益于仁者万一则足矣。顺耳之语容易使人汩没而不知;反而逆耳之言藏着佛恩的悲心。

古德有言:「修道无道友,家中无扫帚。」仁者离开道场,只身在外,上无良师提携,下无道友琢磨,而净忝与仁者长久已来相知相惜,才敢呈上肺腑之言;若是别人,自应噤若寒蝉:所谓「路逢剑客须呈剑,不是诗人莫献诗」,亦如「自己家里人,方说自己家里事」。

世人犹如粪中秽虫,争处不知清净,乐秽不喜清流。我等既为沙门,立身行道,则不可为色所迷,为情所困;应防微杜渐,防患未然,严守讥嫌之戒。

净出家受戒之时,写了一首不像样的诗,自我期勉;文虽拙劣,聊与仁者互参:

前生已种出家缘 世事纷纭不可牵今日袈裟披上体 来年同佛往西天

一九九八年六月三日

十七、信心决定

对佛有信心,对人有爱心,对己有愧心。获得弥陀大爱,很想爱护他人;获得弥陀大恕,很想宽恕他人;获得弥陀大施舍,很想施舍他人。

信心决定就是被弥陀救了,已非娑婆久客,已是极乐圣数。其内容是机法二种深信,此信心是初后不二,初后一贯,相续不断;其位格是机法一体,佛凡一体,摄取不舍,住不退转。故断不至于改信外道邪教,犹如忠犬不认异主,孝子不认贼为父;亦如忠臣蒙王恩宠,常念其王,活在感激王恩中,过着以王为中心的人生生活。故昙鸾祖师言:「夫菩萨归佛:如孝子之归父母,忠臣之归君后;动静非己,出没必由;知恩报德,理宜先启。」得救的心情如是。

信心决定不只是一时感情的激动欢喜,更是深藏内心的疑佛救度之心(疑心、疑情、无明、二心、暗心、自力心、计度心)被弥陀真实救度之光明所照破,明来暗去,暗心成明心,疑心成信心,二心成一心,自力心成他力心,计度心成随顺心;疑无明不在,此心安稳满足;烦恼愈深,信心愈固,知弥陀为救烦恼故。一生皆活在光明摄取中,过着想佛、念佛的生活。虽三毒不断,五欲常起,然对佛有信心,对人有爱心,对己有愧心。获得弥陀大爱,很想爱护他人;获得弥陀大恕,很想宽恕他人;获得弥陀大施舍,很想施舍他人。

一九九八年八月十五日

十八、人生世上

信佛救度之人,大安心大满足,是世上第一幸福者,黑暗的人生变成彩色的人生,痛苦的人生变成法喜的人生。

来函敬悉,人生世上,为男为女,美丑智愚,成败苦乐,都是前世因今世果,点滴都是宿业,毫无例外。佛陀开示说:

欲知前世因,今生受者是;欲知后世果,今生作者是。

佛教的基础是三世因果、善恶报应、六道轮回,所以学佛者要「深信因果」,既是因果就要甘心领受,欢喜承担,所谓「随缘消旧业,更莫造新殃」,否则业上加业,永无了时。

学佛之人,其人生观与价值观是跟一般世俗人是完全相反的,苦乐祸福不以世俗现况论,而以能闻佛法、依教奉行论。佛陀说:

人身难得今已得,佛法难闻今已闻;此身不向今生度,更向何生度此身?

应该细细思惟:此生庆幸,得难得之人身,若不得人身,现在已堕三恶道,三恶道之苦,苦不可言,比人间任何苦超过千百万亿倍,所以人生再怎么样地苦,若能想想三恶道,则此苦不苦,反而深觉庆喜,幸得人身,不然就在三恶道了。

又,同样幸得人身,地球上有近六十亿的人口,单单大陆就有十几亿;然而学佛者有几人?可说寥寥无几,而我何幸得闻佛法,得遇净土,成为极乐圣众之一,旷劫以来造罪造业受苦受难的生死轮回,很高兴难得地今生终于划下了休止符,次生之后,便是光寿无量的佛身,得永恒的生命,自在的身心,于宇宙间自由来往,广度历劫怨亲并及一切众生,一想到此,则任何苦都不以为苦,是转苦成乐;回顾周遭的亲朋邻居并所有同胞,依然迷而不悟,每日追求五欲,贪罪中之乐,不求出离,便油然生起同情之心。

人生本质就是苦,故佛陀常言「人生是苦」,同时苦也是入道的因缘,故佛陀初转*轮时第一句便说「苦集灭道」,因为三界是火宅,六道皆苦海,茫茫苦海中,能知苦厌苦则能入道,能欣慕极乐便能往生。善导大师说:「凡夫生死,不可贪而不厌;弥陀净土,不可轻而不欣。厌则娑婆永隔,欣则极乐常居。」人生如电光石火之短暂,而未来世却是无穷无尽的漫长,能假藉短短几十年之苦而出无穷无尽之轮回,何幸如之!故苦是入道因缘,苦尽甘来,应该感谢此苦,一般人不知苦不厌苦,只贪瞬眼即逝的欲乐,却受长劫无尽的苦报,实在很不值得,很不幸,很可怜愍。所以你勿须因苦而苦,要因苦而乐,感谢庆幸此苦。

又,由自身之所以特别苦,便可知道自己旷劫以来罪业之深、出离之难,也由此更应乘托弥陀愿力,定得往生;知道此机是弥陀正客,座上嘉宾。

净土法门在二种深信。既信自己是罪恶深重的生死凡夫,则旷劫以来何罪不造?何怨不结?正是造罪无量,结怨无边,故今生受苦乃是当然,否则便非二种深信之机。既是二种深信之机,则今生遭遇,理所当然,不能怨天,不可尤人,应当欢喜承受,并请人宽量。故净土宗之人,触光柔软,凡事只知道自己过咎,不会计较别人,遇境只知道自己该受,不会怨天尤人;而且与弥陀机法一体,佛凡一体,当然转苦为乐;境由心转,心变境变,故心境一变,周遭的感觉也会完全改变。

依佛之意,能信念佛往生,叫作智者,有大善根大福德,是有眼人,有耳人;不信念佛往生,叫作愚者,无善根无福德,是无眼人,无耳人,一息不来,便堕恶道,佛说「可怜愍者」。

相信念佛决定往生之人,大安心大满足,是世上第一幸福者,黑暗的人生变成彩色的人生,痛苦的人生变成法喜的人生。

古德云:

乘大悲愿船,浮光明广海;至德风静,众祸波转。

又说:

罪障成为功德体,犹如冰与水之间;冰若多时水亦多,罪障多时功德多。

黑暗转为光明,苦冰成为法水。又,「欣则净土常居」,欣即是信愿念佛,信愿念佛之人已居净土,既居净土,便能转苦成乐,心多欢喜。

佛法是拔苦与乐的,这正是弥陀救度法门。你既然已蒙救度,活在弥陀怀抱中,世间黑暗苦狱转为安乐光景,则何苦之有?

应为今生能知道人生的大事,达成人生的目的而喜,不可随同世人醉生梦死以短暂的苦境为忧。

最后请细细吟味〈源信念佛法语〉。

一九九八年十月二十五日

十九、正行杂行

极乐无为涅槃界,随缘杂善恐难生;故使如来选要法,教念弥陀专复专。

来函敬悉。仁者所修,勤则勤矣,未得其要。

净土法门如善导大师言有「正行」有「杂行」。若修正行,百分之百决定往生报土;杂行百无一二,千无五三,难生报土。仁者所修乃杂行也,虽可回向求生,与弥陀疏而不亲,远而不近,故弥陀光明不常照摄。

善导大师言:

弘誓多门四十八,偏标念佛最为亲;人能念佛佛还念,专心想佛佛知人。

又言:

弥陀身色如金山,相好光明照十方;唯有念佛蒙光摄,当知本愿最为强。

又言:

相好弥多八万四,一一光明照十方;不为余缘光普照,唯觅念佛往生人。

又言:

佛光普照,唯摄念佛者。

每日功课,不管几次,都全部称念「南无阿弥陀佛」六字洪名;弥陀全德成名,以名摄物;一句弥陀,功德已满;何所不足,须待外求?何况往生极乐净土,非靠自力,乃全靠他力,故不论众生的身份资格:不论男女老少,不论缁素贤愚,不论罪之轻重,不论行之有无,不论心净不净,不论念一不一。一切不论,但称佛名,乘佛愿力,必得往生。亦即但凭弥陀不思议之本愿力,十恶五逆,谤法阐提,皆得往生。所谓凭本愿力,即是决定信受弥陀救度,一向专称弥陀佛名。故往生极乐,不论自力,只论他力。

欲生净土之人,应先知弥陀本愿,弥陀已预先为我等成就极乐世界,预先为我等成就往生之功德资粮,也预先为我等承担偿还旷劫以来我等所负一切业债;我等从娑婆往生到极乐净土之应备各种资粮功德等,弥陀早已为我等圆满完成。由于我等不知不信,故未能领受弥陀功德,因而继续徒受轮回。今日信知,称名愿生,乘佛愿力,定得往生;一信永信,始终不二,始终一贯。从早到晚,从晚到早,皆一向专称专念弥陀佛名,不念余佛菩萨并其他经咒,此善导大师苦口婆心之所劝导也。

善导大师言:

望佛本愿,意在众生,一向专称,弥陀佛名。

又言:

一心专念,弥陀名号,行住坐卧,不问时节久近,念念不舍者,是名正定之业,顺彼佛愿故。

凡于今生决志往生之行者,宁不遵之哉?

仁者每堂功课,但称念六字洪名则足,其他经咒悉皆舍掉、舍掉,不要执而不舍;其余时间阅读净土宗丛书,其他经书且置一边;仁者重新细读《选择本愿念佛集》便知梗概。

善导大师言:

极乐无为涅槃界,随缘杂善恐难生;故使如来选要法,教念弥陀专复专。

一九九八年十一月五日

二十、三种自然

从佛逍遥归自然, 自然即是弥陀国, 无漏无生还即真。

南无阿弥陀佛,来信敬悉,你所言甚是,八万四千法门是真实法门之通道、方便,佛的最终目的在宣说弥陀救度。

凡夫称佛名,与佛成一体;日夜同起卧,出入共相随。常忆佛念佛,三业不离佛;现生得安稳,自然生极乐。

离人为的造作,法的自性谓之自然。古代之印度有「自然外道」之一派,提倡万物是自然生起,并非有原因而生起,此外道的自然是无视因果之理的自然;而佛教所说的自然并非无视因果之理的自然,在诸经论中使用「自然」的例子有三种:一、业力自然,二、愿力自然,三、无为自然。

一、业力自然:依善恶之业因自然生起良窳苦乐的结果。如《大经》卷下所说:「善恶自然,追行所至,窈窈冥冥,别离久长。」「但作众恶,不修善本,皆悉自然入诸恶趣。」「故有自然三途,无量苦恼。」「诸恶所归,自然迫促。」

二、愿力自然:(或说「他力自然」)是指弥陀本愿力,凡是被弥陀救度而往生极乐净土,都是由于弥陀的愿力而自然往生。《大经》说「其国不逆违,自然之所牵。」信受弥陀救度之人,必被弥陀愿力自然地牵引而决定往生净土,亦即进入无量光明土。故信他力之念佛人,不用自身之力(体悟自力无力,无有自力),弥陀佛名之力用,自然使念佛人往生成佛,所谓「念佛成佛是自然」。

三、无为自然:指「真如法性」,所有的「有为法」是由因缘力所造出的,而真如法性之理是离开因缘力的造作而自然存在,故名「无为自然」。《大经》卷下赞叹极乐净土是「无为自然,次于泥洹之道」。「颜貌端正,超世希有,容色微妙,非天非人。皆受自然虚无之身无极之体」。此之「自然」、「虚无」、「无极」,都是指真如法性的妙理,所谓「得至莲华藏世界,即证真如法性身」。《法事赞》卷下说:「从佛逍遥归自然,自然即是弥陀国,无漏无生还即真。」又说「极乐无为涅槃界」,极乐净土是与真如法性妙理一致的境界,其所有万物不待造作,自然显现,故谓自然。

三界凡夫随业力自然升沉六道,自然受苦乐果报,故现今所见的大自然是凡夫共业使然,尚在三界,应当远离。昙鸾祖师说三界是「虚假、污染、颠倒、破坏、轮转、无穷」,「三界是生死凡夫流转之暗宅」,「三界是有漏邪道所生,长寝大梦,莫知悕出」。

信顺弥陀救度而念佛愿生之人,在弥陀本愿力之自然中,亦即在弥陀光明摄取中,自然离六道入净土证佛果,所谓「佛力住持」。

弥陀心中充满十方众生,但唯有信佛念佛之人,蒙佛心光摄取,而未信者只蒙光照,未被摄取,故不能自然往生。

三界有情无情非佛示现,都是众生共业自然所感,故有六道轮回,苦乐等受;佛眼观之是假相,众生受之是真实。所谓「无明覆慧眼,来往生死中;往来之所作,更互为父子。怨亲数为知识,知识数为怨亲」。三界颠倒如是,故极乐之生,不可挽也。

凡夫所见所思的自然,都是业力自然,非无为自然,因为未破根尘识十八界故。若依愿力自然,便能横超业力自然,而证悟无为自然,便能变化十方,自在无碍。犹如极乐世界「皆是阿弥陀佛,欲令法音宣流,变化所作」。(《佛说阿弥陀经》)

一九九九年六月十五日

\

本文链接:慧净法师书信集 壹、书信篇(11-20章)

上一篇:星云大师《佛教与花的因缘》

下一篇:慧律法师:袁中道游西方极乐世界

Copyright 2018 大悲咒原文网 版权所有,并保留所有权利。
ICP备案证书号:浙ICP备15039727号-58    | 网站地图    佛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