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 佛学新闻

慧思的禅观思想与《首楞严》三昧

发布时间:2019-11-15 09:10:18  |  编辑:  |  阅读次数:

慧思的禅观思想与《首楞严》三昧

  慧思的禅观思想与《首楞严》三昧

  陈英善

  提要

  本文主旨在於探讨南岳慧思之禅观思想,从慧思诸论著中所论述的禅观,不论从一念无明心入手,或就息、心、身入观,乃至就诸法本寂而观,无非在於观诸法实相无生无灭。因此,可言慧思的禅观即是实相观法。而此实相观法即是以金刚智来观之,藉由金刚智转意识为圣慧根,了知诸法无生无灭无缚无解。因此,慧思亦以首楞严定来称金刚智。而《首楞严三昧经》之首楞严定与慧思的整个禅观思想有著密切之关系,不论其修三昧的基本理念乃至此三昧的特色,皆成为慧思禅观的基础。

  因此,本文除了探讨慧思之禅观,同时也涉及了对首楞严三昧之探讨,进而论述其对慧思禅观之影响。本文共分三部份来进行:一、慧思之禅观,此包括了实相观法及金刚智之探讨。二、首楞严三昧之特质,包括了此三昧之理论基础、修法及特色。三、慧思对首楞严三昧之理解,则探讨首楞严三昧与慧思禅观之关系。

  前言

  慧思的禅观,基本上是种实相观法,而此禅观思想与《首楞严三昧经》之首楞严三昧又有极密切之关系。此从慧思早期所作的《随自意三昧》即可得知,不但其观法与首楞严三昧之修法相合,且承袭了首楞严三昧之「举足下足, 念念常有六波罗蜜」之观点,此成了慧思禅观之基本思想。换言之,慧思的禅观思想来自於首楞严三昧,以不动威仪普现色身为其基本观念,由此而展开菩萨修三昧示现神通化导众生之大乘精神。

  因此,本文在探讨慧思之禅观思想,兼论首楞严三昧及其对慧思禅观之影响。

\

  本文组织架构:首先,就慧思的实相观法来探讨,得知慧思之禅观著重於观诸法实相,尤其特重以金刚智来转意识。接著,就首楞严三昧来加以论述,所论述内容包括了首楞严三昧之理论基础、修法及其特色,藉由此等之探讨,以呈现首楞严三昧之特质。然後,再论述慧思禅观与首楞严三昧之关系。

  一、慧思的禅观

  (一)实相观法

\

  慧思的禅观而言,其对於禅定三昧之修持,首重以观而修三昧,此从其所论述的随自意三昧、无诤三昧、法华三昧等可知,皆强调就诸法实相不生不灭而修之,甚至其所论述的不净观亦偏重於此,认为直观身空为利根观法,而视九想不净观的坏色归空是浅根之观法,如《随自意三昧》「坐威仪」对身之观法,其云:身受触者,男女众事细滑、痛痒、 ?、冷暖、轻重、坚柔,如是等触,能生贪爱、瞠喜等事。众生为此乃至失命,不知惭愧,为此轮转六道生死。新学菩萨谛观此触从何处生,由爱因缘。我若不拔页 153 如是爱根,必当生恼。身心恼故,名之为苦;因缘生故无常;不自在故无我;虚妄故无实,无实故空。谛观此身无常、苦、空、无我、不净,从头至足,薄皮缚缠,裹内肌肉、筋骨、髓脑、血脉、屎尿、肝胆、肠胃、虫疽、脓血,种种不净充满身中。凡夫不知,谓是好物,忽尔无当,命尽死去,膨胀烂坏,虫散离散,头脚异处,白骨在地,风吹日炙,火烧作炭,散灭归空,无我、无人、无众生相,无寿命,亦无生灭,犹如虚空,是名钝根坏色归空。(注1)

  此明九想不净观为钝根坏色归空,若将之对比於《随自意三昧》的同段文来看,吾人更可以了解到钝根、利根观法之差别,如其云:若利根人谛观此身,色性自性空,非色灭空。何以故?我今此身从一念心生,妄念之心无形无色,无有方所,犹若虚空,心亦如是,空无相貌,知心寂灭,身亦无主,生如浮云,灭如云散。(注2)

  此明利根人之观身,乃是直就一念心入手,了知身由妄念心生,而妄心无形无色无方所,心既空无相貌寂灭,则身亦如此,无主无生无灭。此亦可从《诸法无诤三昧法门》所对此九想十想及对身念处观可得知,如其云:不净观九想,具足舍摩他,能破一切烦恼,是名为定。九想舍摩他欲界金刚定,能破五欲如缚贼。 初死想,能断威仪语言欲;膨胀想、坏想、散想,能断形容欲;青瘀血涂想、脓烂想,能断色欲;骨想、烧想,能断细滑欲;散想、灭尽想,能断人欲。(注3)又云:十想 婆舍那,欲界未到地金刚智,能观五阴毕竟尽想,不能更生,得尽智、无生智,断一切烦恼,如意利刀斩断贼头。观色如,受想行识如,深观五阴如如性故,即无烦恼可断,亦无解脱涅盘可证。何以故?色即是空,空即是色;想受行识即空,空即是受想行识;空即是涅盘,涅盘即是空;烦恼即是空,空即是烦恼;智慧即是空,空即是智慧,不可以虚空断虚空,不可以虚空证虚空。(注4)

  由此二段文之对比,可知九想不净观属舍摩他、金刚定,而十想属 婆舍那、金刚智。二者观法之差别,一者坏色归空;一者直观色如,了知色空、受想行识空、烦恼空、涅盘空,乃至智慧亦空,一切皆空,空即一切。既一切空,则不可以空断空或以空证空。在《诸法无诤三昧法门》所论述的身念处观,即是由观息空、心空、身空来入手,如其云:观身不净时,先观息入出生灭不可得;次观心心相。若先观色, 利难解,沉重难轻;若先观心,微细难见,心空无体,托缘妄念,无有实主;气息处中,轻空易解。(注5)

  又云:先观入息从何方来?都无所从,亦无生处。入至何处?都无归趣,不见灭相,无有处所。入息既无,复观出息从何处生?审谛观察,都无生处。至何处灭?如是观时,如空微风,都无相貌,息无自体,生灭由心。妄念,息即动;无念,即无生。(注6)

  此即是先由「息」入观,观息入、息出,乃至中间息,了知求息不可得。入息无所从来,亦无入处,息出、中间等亦复如是,求息了不可得,则知息无相貌、息无自体,之所以有息之生灭,实乃由於妄念心之故,因有妄念则有息之生灭,若无念则无生灭。既求息不可得,故转而观心,如《诸法无诤三昧法门》云:即观此心住在何处?复观身内,都不见心;复观身外,亦无心相;复观中间,无有相貌。(注7)

  由身内、身外、中间等观之,了知求心不可得。如此已得知,息、心皆不可得。息、心既皆不可得,进而观身,如《诸法无诤三昧法门》云:心、息既无,我今此身从何生?如是观时,都无生处,但从贪爱虚妄念起。复观贪爱妄念之心,毕竟空寂,无生无灭,即知此身化生不实,头等六分,如空影,如虚薄云;入息气、出息气,如空微风。如是观时,影、云、微风皆悉空寂,无断无常,无生无灭,无相无貌,无名无字。既无生死,亦无涅盘,一相无相,一切众生亦复如是,是名总观诸法实相。(注8)

  此明观身亦不可得,乃是从贪爱虚妄念而有,然贪爱妄念之心毕竟空寂无生无灭,因而了知依妄念而生的身,如幻化而生是不实的,如影如云;乃至依妄念而生的息,亦复如是,如微风。因此,身、息如影、云、微风,皆悉空寂无生无灭,无相无貌,乃至名字亦无。既无生死,亦无涅盘。观自身如此,观一切众生亦复如此,求息、心、身皆不可得,此称之为「总观诸法实相」。(注9)由此可知,慧思之身念处观,著重於实相而观。

  此实相观法,於《随自意三昧》亦论及之,先由息→心→ 身而观之,如其云:「若先观色性, 朴难解。应先观息,是息由心遍色,处中易知。是故新学菩萨先观息实相,观其出入,是息出时,从何处生?相貌何似?根源何处?求之不得,无源无生,都无处所。复观入息,从何方来? 入至何处?谛观此息,来无方所,入无所至,无来即是无生,观诸法实相,即是《诸法无诤三昧法门》所明的直观身本(如来藏),如其云:复次,欲坐禅时,应先观身本。身本者,如来藏也,亦名自性清净心,是名真实心。不在内,不在外,不在中间,不断不常,亦非中道,无名无字,无相貌,无自无他,无生无灭,无来无去,无住处,无愚无智,无缚无解,生死涅盘无一二,无前无後无中间,从昔已来无名字,如是观察真身竟。(注10)若将此段引文和上述有关身念处观对息、心、身所作的观照,无非要呈现诸法实相,了知息、心、身等是虚妄不可得,所以名之为「总观诸法实相」,其对诸法实相所作的描述,如其云「无断无常,无生无灭,无相无貌,无名无字。 」,此与对身本之描述是相同的,如云:「不在内,不在外,不在中间,不断不常,亦非中道,无名无字,无相貌,无自无他,无生无灭,无来无去,」。所不同者,一是从息、身、心之妄入手;一是直就无至即是无灭。入息既无生灭,中间亦无相貌,无能知者,亦无见者。知此入息因如虚空,由入有出,入者既无,出者亦然,知出入息毕竟空寂。空是息不能自生,心念即息动,无念即息尽,是息由心故有生灭。心即是主,谛观此心,今在何处? 身内观察,从头至足,从皮至髓,一一谛观,都不见心。内若无心,在外有也?复观身外,诸方远近四维上下及以中间一一观察,都不见心。诸方既无,可在中间摇动出入? 遍身外中间悉观,亦不见心,谁能观心,复无观者,是心既无相貌,名字亦无,是名观心实相。若心与息俱无名相,我今色身从何处生? 谁之所作? 谛审观察,责身源由,是身无主,从妄念心生,因息得立,心息既空,身亦寂灭。常修此定,深澄空法,离诸假名,知一切空,具足正见,无复妄念」 。此藉由观息实相、观心实相、观身实相,了知一切皆空,如此则能息诸妄念具足正知正见。除此外,《随自意三昧》亦就息遍身而观之,还归於实相,了知色身毕竟空寂而成就六波罗密无生无灭入手。前者即是《诸法无诤三昧法门》所谓的「身身」观法,(注11)後者乃指「身本」观法。

  0因此,吾人可得知慧思的实相观有二种观法:一是直就「身本」(如来藏、真心)而作观;一是就「身身」而作观。前者直观真身、真心无来无去,乃至名字亦无;後者乃观身依一念妄心而有,了知心妄,身亦妄。简言之,一是就圣者自觉所证境界而观;一是就众生迷妄而观,而此仍须假藉无尘智而作观,了知诸法无实。此在《诸法无诤三昧法门》如此,在《随自意三昧》亦是如此,如其云:初心菩萨用二种识:一者转识,名为觉慧,觉了诸法,慧解无方;二者名为藏识,湛然不变,西国云阿梨耶识,此土名为佛性,亦名自性清净藏,亦名如来藏。若就随事,名智慧性;觉了诸法时,名为自性清净心。识之与心二用各别,凡夫六识名为分张识,随业受报天人诸趣;菩萨转名第七识,能转一切生死恶业即是涅盘,能觉凡夫六分张识令无变易,即是藏识。此第七识,名金刚智,能破一切无明烦恼生死结使即是佛法,。藏识者,名第八识,从生死际乃至佛道,凡圣愚智未曾变易,湛若虚空,亦无垢净,生死涅盘无一无二,虽假名亦不可得。(注12)

  此中提出了二种识──转识与藏识,转识是就觉慧而论,藏识是就所证而言。转识,文中指第七识、金刚智、觉慧;藏识,是指第八识、阿梨耶识、佛性、自性清净心、如来藏,显示从生死际乃至佛道凡圣愚智未曾变易,生死涅盘无一无。

  二。文中提及「识之与心二用各别」,但对此未有进一步详 如《诸法无诤三昧法门》云: 「欲坐禅时,应先观身本,身本者如来藏也,。次观身身,复观心身。身身者,从妄念心生,随业受报天人诸趣,实无去来而妄见生灭」 。此明身身之观法,乃就妄念心而入手,了知诸趣实无去来而妄见有生灭。因此,可知无论身本观或身身观,无非在於了知诸法寂灭。此等之观法,皆可视之为利根之观法。乃至钝根所用的析法九想观,亦无非观诸法空。 00细之论述,若依文脉来解,「识」是指第六识(或藏识),「心」是指自性清净心。凡夫随第六识造业受报天人诸趣流转生死;圣者则能转识成智证得诸法本寂具不可思议德相业用广度群生,亦能觉了第六识即是湛然不变之藏识。若就此而言,识包含二层含义:一为第六识;一为第八识,众生藏识为无明所覆而生妄执流转生死。

  有关识(第六识)──智(第七识)──心(第八识)之关系,《随自意三昧》将之视为一体之三面,即第六识是湛然不变之藏识,但此须藉第七识金刚智之觉了。《随自意三昧》对此三者之论述较为简略,此在《大乘止观法门》有进一步之论述。(注13)

  藉由前述对《随自意三昧》及《诸法无诤三昧法门》之实相观法所作地论述,已可得知慧思的禅观著重於诸法实相观,不论是身身观或身本观,实皆亦不离於此,乃至其於《法华经安乐行义》所论述的「无相行」,亦不离此实相观法。

  在《法华经安乐行义》中,提到了无相行与有相行,其中无相行即是实相观法,如其云:无相行者,即是安乐行,一切诸法中,心相寂灭,毕竟不生,故名为无相行也。常在一切深妙禅定,行、住、坐、卧、饮食、言语一切威仪,心常定故。(注14)

  此明无相行即是安乐行,即是了知一切诸法毕竟不生,以此所修之禅定,是种深妙禅定,实乃因藉由禅定功夫可以开显众生法身藏,如《法华经安乐行义》云:此牵涉《大乘止观法门》作者之问题,本文暂存保留,对此未加申论。可参见拙文〈由《大乘止观法门》论慧思思想有否与前期相违〉(《谛观》第八十五期,1996 )及〈慧思与智者心意识说之探讨〉(《中华佛学学报》第十一期,1998) 00勤修禅定者,如〈安乐行品〉初说。何以故?一切众生具足法身藏,与佛一无异。如《佛藏经》中说:三十二相、八十种好,湛然清净,众生但以乱心惑障、六情暗浊,法身不现。如镜尘垢,面像不现。是故行人勤修禅定,净惑障垢,法身显现。(注15)

  此明勤修禅定能净除惑障令法身显现,由於众生本具足法身藏,此与佛无异,但众生因乱心惑障所蔽令法身不现,故须藉由禅定除障令其显现。而《法华经安乐行品》於论述菩萨亲近处时,即是明示此道理。

  若对比於《随自意三昧》及《诸法无诤三昧法门》,吾人当可发现慧思於《法华经安乐行义》特别重视法身藏的阐述,此可以从其论述「众生妙」得知,如其云:众生妙者,一切人身六种相妙,六自在王性清净故。六种相者,即是六根,有人求道受持《法华》,读诵修行,观法性空,知十八界无所有性,得深禅定,具足四种妙安乐行,得六神通父母所生清净常眼。得此眼时,善知一切诸佛境界,亦知一切众生业缘色心果报,生死出没上下好丑一念悉知。於眼通中具足十力、十八不共、三明、八解,一切神通悉在眼通一时具足,此岂非众生眼妙,众生眼妙即佛眼也。(注16)

  此明众生眼妙,众生眼妙即是佛眼。众生眼如此,耳、鼻、舌、身、意等莫不亦复如此。此亦可从其对「一乘」之解释得知,如其云:云何名一乘?谓一切众生皆以如来藏毕竟恒安乐。(注17)

  因为众生法身藏与佛无异,故言「一切众生皆以如来藏毕竟恒安乐」。透过禅修无非开显此如来藏,除了有相行和无相行之修持外,慧思於《法华经安乐行义》中提到了如常不轻菩萨观一切众生皆如佛想之修持,另如药王菩萨之难行苦行等,如此皆可视之为对法身藏开显之修持。(注18)

  从《随自意三昧》、《诸法无诤三昧法门》至《法华经安乐行义》,吾人可以看出慧思的观法皆不离实相观,即观诸法寂灭无生。此乃这三部论著所共同的观法。此外,三部论著皆重视藉由禅定来显法身藏。所略不同的,在《法华经安乐行义》中,除了以坐禅观诸法实相之无相行外,又特别强调就众生的法身藏来修(如常不轻菩萨所行)。但值得注意的,众生六种相(眼、耳、鼻、舌、身、意)妙,即众生如来藏,实皆由观法性空所显,如《法华经安乐行义》云:「观法性空,知十八界无所有性,得深禅定,具足四种妙安乐行,得六神通父母所生清净常眼。得此眼时,善知一切诸佛境界,众生眼妙即佛眼妙也。耳、鼻、舌、身、意,亦复如是」。(注19)

  由此可知,众生六种相妙来自於观诸法空所得深禅定;由此法空深定具足四安乐行及六神通;进而由此得知众生法妙,故言:「一切众生皆以如来藏毕竟恒安乐」。(注20)也因为如此,而展开了常不轻菩萨等人之行来化导众生,视众生如佛如善知识而加以恭敬礼拜之。

  在《随自意三昧》中,虽也提及藏识、佛性、自性清净心、如来藏等,但对此似乎并未加以进一步之运用,而著重於心性无生无灭、凡圣不二、未曾变易来论述之,如其云:

  参见《法华经》〈常不轻菩萨品〉及〈药王菩萨本事品〉 (大正 9 册,页 50 中~ 51 上及 53 上~ 55 上 ) 。另如《法华经安乐行义》云:「《法华经》者,大乘顿觉,无师自悟,疾成佛道,一切世间难信法门。凡是一切新学菩萨欲求大乘超过一切诸菩萨疾成佛道,须持戒、忍辱、精进、勤修禅定,专心勤学法华三昧,观一切众生皆如佛想,合掌礼拜如敬世尊;亦观一切众生皆如大菩萨难行能行,。观一切众生皆如佛想者,如〈常不轻菩萨品〉中说」是心性无有生灭,无明无 ,无空无假,不断不常,无相无貌,无所得故,是名心性,亦名自性清净心。是自性清净心者,是涅盘;不能觉了者,即是生死。(注21)

  又云:众生性即菩提性;菩提性即众生性。菩提众生无二,知如此者,作天人师。凡夫六根、圣人六根,是凡圣根无一无二,不觉是凡夫,觉了是圣人。生死烦恼根即是圣慧根;凡夫丑陋不净身即是相好妙法身。(注22)

  又云:藏识者,是名第八识,从生死际乃至佛道,凡圣愚智未曾变易,湛若虚空,亦无垢净,生死涅盘无一无二。(注23)

  又云:云何名为一?谓一切众生皆以如来藏毕竟恒安住。新学菩萨如此观时,凡夫圣人本末究竟平等无二,亦能善达凡圣始终究竟一乘差别之相。佛与凡夫一切具足,名本末究竟平等。此法身藏,唯佛与佛乃能知之。是名菩萨受食施,食性虽空寂,具足中道智慧藏,亦名色心神通之藏,是名摩诃衍摩诃般若波罗蜜。受食施食具足此义,一念一时色心音声普遍十方一切世界,能令三乘各获其道,通达大智到於彼岸。(注24)

  从上述四段引文,可得知心性不生不灭,若能觉了者,即是涅盘、圣人;反之,不能觉了,则是生死、凡夫。虽有凡圣生死涅盘之差别,然其藏识未曾变易,凡圣本末究竟平等无二。而此法身藏,唯佛与佛乃能知之。因此,《随自意三昧》特别重视对法身藏(或云藏识)之觉了,如引文第一、二、四段文所示)。若能觉了法身藏,性虽空寂,而具足中道智慧藏(色心神通藏),如此则能於一念一时色心音声普遍十方一切世界令众生各获其道,通达大智到於彼岸。了知生死烦恼根即是圣慧根,凡夫丑陋不净身即是相好妙法身。此等可说慧思作《随自意三昧》用意之所在,也是慧思何以视随自意三昧所成就者即是首楞严定之原由,藉由禅修观照诸法实相,了知性虽空寂而色心遍一切处,亦即不动威仪普现色身,此即是首楞严定,故能於举足下足中念念具足六波罗蜜,而此法身藏凡圣不二不别。在《诸法无诤三昧法门》中,虽直就「身本」(如来藏)来观之,但仍著重於无生无灭作观。在《法华经安乐行义》其所开显之众生法妙,亦不离从观法性空得深禅定所开显之。

  至此,吾人可归纳得知,慧思之所以重视勤修禅定,此无非透过勤修禅定开显吾人之法身藏,《随自意三昧》之六威仪行如此,《诸法无诤三昧法门》之四念处观亦如此,乃至《法华经安乐行义》之安乐行亦复如此,如《法华经安乐行义》云:勤修禅定者,如〈安乐行品〉初说。何以故?一切众生具足法身藏,与佛一无异,如《佛藏经》中说:三十二相、八十种好,湛然清净,众生但以乱心惑障、六情暗浊,法身不现,如镜尘垢,面像不现。是故行人勤修禅定,净惑障垢,法身显现。是故经言:法师父母所生清净常眼,耳、鼻、舌、身、意,亦复如是。若坐禅时,不见诸法常与无常,如〈安乐行〉中说,菩萨观一切法无有常住亦无起灭,是名智者所亲近处。(注25)

  此即是藉由禅定开显法身藏,由於法身为乱心惑障所蔽故不现,须勤修禅定净惑障垢,令法身显现,得知众生六种相皆妙。而此禅定功夫,即是不见诸法常与无常,了知一切法无生无灭。至於如何起此实相观?此即是金刚智之运用,於下文述之。

  (二)金刚智之运用

  在慧思所论述的诸三昧中,如随自意三昧乃至法华三昧,其基本的修法皆不离实相观,即观诸法实相不生不灭来修三昧,随自意三昧之六威仪行如此,法华三昧之无相行亦复如此。

  值得吾人注意的,在慧思的实相观法中,从早期开始已相当重视如何透过「意识」之熏习来修观,如《随自意三昧》坐威仪中对十八界诸法之观察,即是如此,如其所云:若不坐禅明了观察是十八界,亦不能得如是智慧,是故佛言:亦非不观得是智慧。(注26)

  又云:众生五识但能当境能知现在五尘之事,不能究竟嘱当受持。然此意根虽无处所,遍能嘱当五识之事。然其意识都不曾往与五识含(合),虽无往还,能嘱当五尘五识因缘之事。虽无住处,嘱当五识计较思惟远近受持皆悉不忘。如是意根意识虽无处所,亦不动摇。凡夫愚人是六种识随缘系缚,亦不能知五根有处意根无处,是名凡夫分张识相生死根栽,非是圣慧。(注27)

  又云:新学菩萨用第七识刚利智观察五阴十八界等无有集散,虚妄不实,无名无字,无生无灭。是时意根名为圣慧根者。(注28)

  上述第一段引文所强调的,是透过观察诸法得摩诃般若波罗蜜智慧。第二段引文则比较五根五识与意根意识之差别,所别者在於意识能受持五识及善恶无记诸法,而五识只能缘现境五尘,以凸显出意识乃生死流转之根处,亦是观法所切入处。故於第三段引文中,提出了「第七识刚利智」,以此金刚利智来观察五阴十八界等诸法是虚妄不实不生不灭,而转「意根」为圣慧根。由此可知转意识的关键在於「第七识刚利智」,为何将第七识称为刚利智?又为何以刚利智代表第七识?在《随自意三昧》对此并没有清楚的交待,只在分辨凡夫意识与菩萨之差别时,提到菩萨转意识为第七识,此第七识即是金刚智,如其云:愚痴凡夫用六情识,初心菩萨用二种识:一者转识,名为觉慧,觉了诸法,慧解无方;二者名为藏识,湛然不变,西国云阿梨耶识,此土名为佛性,。凡夫六识名为分张识,随业受报天人诸趣,菩萨转名第七识,能转一切生死恶业即是涅盘;能觉凡夫六分张识令无变易即是藏识。此第七识,名金刚智,能破一切无明烦恼,生死结使即是佛法。藏识者,名第八识,从生死际乃至佛道,凡圣愚智未曾变易,湛若虚空,亦无垢净,生死涅盘无一无二。(注29)

  此明菩萨转意识为觉慧,即是第七识金刚智(或云刚利智),此智能破一切无明烦恼,能转一切生死恶业即是涅盘、生死结使即是佛法;亦能觉了意识本无变易,湛然若虚空无垢无净,即觉了意识即是藏识,换言之,菩萨所用的识,是指将意识转为第七识金刚智及觉了意识是藏识。就此而言,第六识(意识)、第七识(金刚智)、第八识(藏识)此三者乃是一而说三。 00虽如此,但对於如何由意识转为金刚智之过程并未有说明,也许透过意识在观照诸法不生不灭时,此即由意识转为金刚智。

  在《诸法无诤三昧法门》中,虽未明显论述意识熏转问题,但亦提及於观诸法毕竟空之金刚智,如其云:复次眼见色时,即反观察内求觅眼,谁能见色?何者是眼?从何处生?如是处生?如是观时,都不见眼,亦无生处,亦不见亦无生,名无字,都无明(相)貌。复观於色,何处生?谁使汝来?如是观时,不见生处,亦无使来者,求其生处不可得故,如空中影,如梦所见,如幻化,无生无灭,即无有色,无所得故。耳、鼻、舌、身、意,亦复如是。六识为枝条,心识为根本,无明波浪起,随缘生六识。六识假名字,名为分张识,随缘不自在,故名假名识。心识名为动转识,游戏六情作烦恼。六识缘行善恶业,随业受报遍六道。能观六根空无主,即悟诸法毕竟空,观妄念心无生灭,即断无始无明空,解六识空得解脱,无六识空无缚解。何以故?六识非有亦非空,无名无字无相貌,亦无系缚无解脱,为欲教化众生故,假名方便说解脱。解脱心空,名金刚智。何以故?心不在内,不在外,不在中间,无生灭,无名字,无相貌,无系无缚无解脱,一切结无障碍,假名说为金刚智。(注30)

  此明由观眼根、色尘、眼识,知求眼根、色尘、眼识不可得,乃至耳、鼻、舌、身、意等,亦复如此,由此得知诸法毕竟无生无灭。会有生灭,乃是无明之故,随缘生六识,若能观六根空无主,妄心亦空,则解六识空,由此得解脱。然究竟而言,实亦无解脱,因无缚则无解脱,为欲教化众生而假名方便说为解脱。同样地,称此解脱心为金刚智,亦是假名方便说之,因为「心不在内,不在外,不在中间,无生灭,无名字,无相貌,无缚无解脱」,求心亦不可得,於一切结无障碍,假名说之为金刚智。此中所说的「心识」为「动转识」,犹如《随自意三昧》所谓的「第七识」,即是金刚智,了知此心空,则为金刚智。换言之,即是以此金刚智了知一诸法空,此在《诸法无诤三昧法门》论述「十想」,亦可得证明,如其云:十想 婆舍那,欲界未到地金刚智能观五阴毕竟尽想,不能更生,得尽智无生智,断一切烦恼,如意利刀斩断贼头。观色如,受、想、行、识如。深观五阴如如性故,即无烦恼可断,亦无解脱涅盘可证。何以故?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受想行识即是空,空即是受想行识,(注31)

  此明观诸法如,观五阴毕竟空,则能断一切烦恼。而此观智即是金刚智,即以金刚智观诸法空断一切烦恼,由此可知,金刚智即是指观一切诸法空。

  在《法华经安乐行义》中,提及了知诸法空为「圣种」,如其云:凡种者,不能觉了,因眼见色生贪爱心。爱者,即是无明,为爱造业,名之为行,随业受报天人诸趣遍行六道,故称行也,相续不绝之为种,是名凡种。(注32)

  又云:圣种者,因善知识善能觉了,眼见色时,作是思惟:今见色者,谁能见耶?眼识见耶?空明见耶?为色自见?意识对耶?若意识对,盲应见。色若色自见,亦复如是。若空明见,空明无心,亦无觉触,不能见色。若眼识能见,识无自体,假托众缘,众缘性空,无有合散。一一谛观,求眼不得,亦无眼名字。若眼能见,青盲之人亦应。此「凡种」,如《随自意三昧》所说的「凡夫分张识相」,如其云:「凡俗愚人是六种识随缘系缚,亦不能知五根有处意根无处,谓各各缘不能了知总别之想,是名凡夫分张识相,生死根栽,非是圣慧」。见色。何以故?根不坏故。如是观时,无眼,无色,亦无见者。复无不见男女等身本从一念无明不了妄念心生。此妄念之心,犹如虚空,身如梦如影如焰如化,亦如空华,求不可得,无断无常,眼对色时,则无贪爱。何以故?虚空不能贪爱,虚空不断,无明不生於明。是时烦恼即菩提,无明缘行即是涅盘,乃至老死亦复如此。法若无生,即无老死。不著诸法,故称圣种。(注33)

  从圣种与凡种的对比中,吾人可知其差别,在於觉与不觉,觉了诸法空即为「圣种」,不能觉了即是「凡种」。因不觉则生贪爱心,因贪爱心起惑造业流转生死;若能觉了诸法空,则不生贪爱心,是时烦恼即是菩提、生死即是涅盘,因此言「凡种、圣种,无一无二;明与无明,亦复如是」。(注34)

  此之觉了,即是藉由金刚智而觉了之,如《法华经安乐行义》云:用金刚慧觉了爱心,即是无无明无老死。是金刚慧其力最大,名为首楞严定。譬如健将能伏怨敌,能令四方世界清净,是金刚智慧亦复如是,能观贪爱无明诸行即是菩提涅盘圣行,无明贪爱即是菩提金刚智慧。(注35)

  又云:菩萨以是金刚智慧知诸法如,无生无尽。眼等诸法如,即是佛,故名如来。金刚之身,觉诸法如故,名为如来,非独金色身如来也。得如实智,故称如来。得眼色如实智,耳声、鼻香、舌味、身触。此「圣种」,犹如《随自意三昧》所谓的「圣慧根」,如其云:「新学菩萨用第七识刚利智观察五阴、十八界等无有集散,虚妄不实,无名无字,无生无灭,是时意根名为圣慧根者」

  如《法华经安乐行义》云:「凡种、圣种,无一无二;明与无明,亦复如是,故名为眼种相妙。耳、鼻、舌、身、意,亦复如是」 。凡圣之别,在於觉与不觉,若能觉了,则凡圣无二无别,烦恼即菩提,生死即涅盘,故众生之六根皆是妙。意法如实智,故名如来。金刚之身,如法相解,如法相说。如,言无生;来,言无灭。佛如是来,更不复去,乘如实道,故名如来。(注36)

  由引文可知,金刚智於《法华经安乐行义》又称之为金刚慧或金刚智慧或云金刚之身。又将此金刚智称之为首楞严定,以显示此智慧能观贪爱无明诸行即是菩提涅盘圣行,了知无明贪爱即是菩提金刚智慧,故以首楞严定称之。不仅如此,於上述第二段引文中,更进一步说明了诸法如即是如来,亦即以金刚智觉了诸法如则相应於如来。所谓「金刚之身,如法相解,如法相说」,此即是如来。

  简言之,以金刚智观照诸法如,则能成就首楞严定,且与如来相应。

  至此,让吾人想起慧思於《随自意三昧》中,为何开章明义就说明了「此三昧(指随自意三昧)若成,得首楞严定」,(注37)此显然地与其观法有著密切之关系,换言之,即是以金刚智来修随自意三昧,故其所成就之三昧即是首楞严定,此从《法华经安乐行义》直称金刚智为首楞严定可得到进一步之证明。

  因此,吾人可作如下言:慧思的实相观法,即是以金刚智所作的观法。观诸法如,即是金刚智,此所成就之三昧是首楞严定。由於实相观-金刚智-首楞严定,此三者有著相当紧密之关系。因此,於论述慧思之实相观法後,紧接著,就首楞严三昧来加以探讨。由此一方面显示首楞严三昧之特质;另方面亦显示慧思禅观思想与首楞严三昧之关系。藉由此之探讨,冀望有助於吾人对慧思禅观思想之进一层了解。

  二、首楞严三昧之特质

  从慧思的诸论著中,吾人可以窥知慧思本人非常重视首楞严定,认为由金刚智所成就之三昧是首楞严定,(注38)而此定的特质,在於举足下足念念中

  参见《法华经安乐行义》,视金刚智为首楞严定,如其云:「是金刚慧其力最大,名为首楞严定」 (大正 46 册,页 699 上 )。另可参见《随自意三昧》具足六波罗蜜。(注39)之所以如此,此与其观法有著密切之关系,即以观诸法实相来修三昧。(注40)而此观法与《首楞严三昧经》所论述之首楞严三昧又有密切之关系。因此,本节就《首楞严三昧经》来探讨首楞严三昧之理论基础、首楞严三昧之修法、首楞严三昧之特色。 吾人对首楞严三昧有一初步之了解。然後才於另节专述慧思与首楞严三昧之关系。

  (一)理论基础

  首楞严三昧,统摄具足一切诸三昧,所有禅定解脱、神通如意、智慧无碍等无不摄於此中。此三昧显示了菩萨行之圆满庄严,依《首楞严三昧经》的看法,此三昧乃为十地菩萨之所得,(注41)且认为不得此三昧非深行菩萨也。(注42)首楞严三昧具如此之殊胜,其三昧之理论基础何在?这是值得吾人关注的问题。其基本理论在於对诸法无自性空之掌握,虽诸法寂灭而不滞於永寂,随顺因缘化导众生行菩萨道;虽顺因缘而亦知因缘无自性无所得之如《随自意三昧》云:「随自意三昧者,先以大悲眼观众生,举足下足具六波罗蜜」 ( 续藏 98 册,页 344 右下 )。整篇《随自意三昧》即是透过六威仪来发挥此道理。

  此从前述所作慧思实相观法之探讨可得知。

  如《首楞严三昧经》:「首楞严三昧,非初地二地三地四地五地六地七地八地九地菩萨之所能得,唯有住在十地菩萨乃能得是首楞严三昧」 。

  。对此段话,《大智度论》亦引用之,且稍作解释,认为此是就胜处彰名,非指余菩萨没有分得,如其云:「如《首楞严经》中,坚意菩萨白佛:菩萨住何地中得首楞严三昧,佛告坚意菩萨,非初地中得,乃至非九地中得。若尔,竟何地得也?故答於第十地中得。又云:若不得首楞严三昧者,则不名菩萨。若尔,九地已下岂可一向非菩萨也? 即答亦得,如分力得此三昧。然此言即非菩萨者,明九地已还虽是菩萨而不得名为第十地中具足得首楞严三昧菩萨,然非不分得此三昧也。《宝 论》中,有人问龙树菩萨:菩萨从何地来得首楞严三昧?答初地中得乃至第十地中得。又云:菩萨不得此三昧者,则不名为菩萨。以是文验,足知九地已前亦名得此三昧,但逐胜处彰名」 。道理,故亦不取著之,如此臻於中道之圆满境,此即是所谓的首楞严三昧。从某个角度而言,首楞严三昧似乎代表一切三昧之圆满。

  有关首楞严三昧的理论,从梵王等行向佛请教「真实」问题中可窥知,如其云:佛告等行:一切诸法皆空如幻,从和合有,无有作者;一切诸法皆从忆想分别而起,无有主故,随意而出,是诸如来皆是真实。云何为实?是诸如来本自不生,是故为实;是诸如来今後亦无,是故为实;是诸如来非四大摄,是故为实;诸阴界入皆所不摄,是故为实;是诸如来如先中後等无差别,是故为实。梵王!是诸如来等无差别。所以者何?是诸如来以色如故等;以受想行识如故等,以是故等。是诸如来以过去世如故等;以未来世如故等;以现在世如故等。以如幻法故等;以如影法故等。以无所有法故等;以无所从来无所从去故等。是故如来名为平等,如一切法等,是诸如来亦复如是。梵王!是诸如来不过一切诸法如故,名为平等。是故如来於一切法名为平等。(注43)此乃从「如」掌握如来平等之意,由於一切诸法皆空无有作者,一切诸法是从忆想分别而起,若能解此即是真实。亦即了解诸如来本自不生,今後亦不灭,能如此解即是真实。故以五阴、三世等说明诸法皆如的道理,以此而说诸法是平等的,而所谓的如来,不过是指诸法如平等罢了。如来得此诸法如平等之道理,而能以妙色身示众生。(注44)

  对诸法如平等的道理,《首楞严三昧经》在论述修行法时,举凡夫法与佛法不合不散来说明此道理,亦以此作为修首楞严三昧之基础,如其云:如《首楞严三昧经》云:「如来悉知一切诸法如是平等,如来得是诸法等已,以妙色身示现众生。佛言:梵王!是皆首楞严本行势力之所致也,以是事故,如来得此诸法等已,以妙色身示现众生」。尔时,坚意菩萨问现意天子言:菩萨若欲得是三昧,当修何法?天子答言:菩萨若欲得是三昧,当修凡夫法,若见凡夫法与佛法不合不散,是名修集首楞严三昧。(注45)

  又云:若能通达诸凡夫法佛法无二,是名修集。(注46)修首楞严三昧乃是就凡夫法入手,若能於凡夫法中了知其与佛法无二无别不合不散,如此即是修集首楞严三昧。此不合不散无二之道理,即是诸法如平等之道理,於此显示凡夫法佛法是如是平等的。故《首楞严三昧经》进一步说明所修集之一切法,实乃是无生无灭的,如其云:一切法集,无生相故;一切法集,无坏相故;一切法集,虚空相故;一切法集,无受相故。(注47) 00此无生无坏虚空无受等皆用以说明一切诸法如平等之道理。另可从《首楞严三昧经》对於缚解的诠释,来了解其理论基础,如其云:如是一切凡夫忆想分别颠倒取相,是故有缚;动念戏论,是故有缚;见闻觉知,是故有缚。此中实无缚者解者,所以者何?诸法无缚本解脱故,诸法无解本无缚故。(注48)

  诸法本无缚无解脱,由於凡夫忆想分别颠倒取相,动念戏论,见闻觉知,故而有缚;有缚故而求解脱。然诸法无缚本解脱,诸法亦无解脱本无缚。故欲求解脱者,仍须於所缚中入手,了知其本空,如《首楞严三昧经》天女向行不污菩萨请教如何於魔境界得解脱之情形,如其云:汝等若能不坏魔缚,则得解脱。

  云何名为魔缚?谓六十二见。若人不坏此诸见者,即於魔缚而得解脱。(注49)

  对於不坏魔缚不坏诸见则得解脱这番道理,天女似乎未能了解,故进一步问之,行不污菩萨亦加以说明之,如其云:天女复言:云何名为不坏诸见而得解脱?答言:诸见本无所从来,去无所至。若知诸见无去来相,即於魔缚而得解脱;知见非有非无,若不分别有无,即於魔缚而得解脱;若无所见是为正见,如是正见无正无邪,若法无正无邪无作无受,即於魔缚而得解脱;是诸见者,非内非外亦非中间,如是诸见亦复不念,则於魔缚而得解脱。(注50)

  若能了知魔缚诸见无来无去非有非无,如此则於魔缚诸见而得解脱,亦即解脱不假外求,於魔缚诸见中当下了知非有非无即得解脱。吾人之缚来自於妄想分别所取著之诸见,若了知诸见不可得则得解脱,亦不执著此不可得,此即是解脱,即相应於诸法如平等则是解脱。此亦可由天女对恶魔所说的「魔界如佛界如不二不别」得到证明,如《首楞严三昧经》云:尔时,恶魔闻诸天女受记已,白佛言:世尊!我今自於所有眷属不得自在,以闻说首楞严三昧故,况余闻者。若人得闻首楞严三昧,即得毕定住佛法中。尔时,天女以无怯心语恶魔言:汝勿大愁,我等今者不出汝界。所以者何?魔界如即是佛界如,魔界如、佛界如不二不别,我等不离是如;魔界相即佛界相;魔界法即佛界法不二不别。我等於此法相不出不过,魔界无有定法可示,佛界亦无有定法可示,魔界佛界不二不别,我等於此法相不出不过。是故当知,一切诸法无有决定;无有决定故,无有眷属,无非眷属。(注51)

  此更显示了一如无二如之道理,由於恶魔恐其眷属为佛所度化,而天女对恶魔说了此番道理,以显示其并未出离魔界,因为魔界如佛界如不二不别,且魔界相即佛界相,魔界法即佛界法不二不别,实无有法可出可过,因为一切法无有定法无有决定相,故无有眷属亦无非眷属,只是如此罢了。更有趣的是,恶魔听了天女此番道理,仍是忧愁苦恼欲回自己的宫殿,此时行不污菩萨即告诉恶魔,此处即是汝宫殿。(注52)由此更可以看出佛界亦即是魔界之道理,彻底发挥了魔界如佛界如不二不别之道理。

  其他如神通变化示现等,亦是首楞严三昧势力如是故,如《首楞严三昧经》云:文殊师利! 汝今当知我於无量无边百千万亿那由他土尽有神力,一切声闻辟支佛所不能知。文殊师利!此则皆是首楞严三昧势力,菩萨常於无动世界示现神变,於此三昧而不动转。譬如日月自於宫殿初不移动而现一切城邑聚落,菩萨如是住首楞严三昧初不移动,而能遍於无量世界示现其身,随所乐而为说法。(注53)

  如《首楞严三昧经》云:「尔时,恶魔忧愁苦恼欲还天上,魔界行不污菩萨谓恶魔言:汝欲何去?魔言我今欲还所住宫殿。菩萨谓言:不离是众即是汝宫殿。尔时,恶魔即自见身处宫殿。菩萨语言: 汝见何等? 恶魔答言 : 我自见身处本宫殿,好林园池是我所有」。

  此乃明佛所证首楞严三昧於三昧不动而示现神变,若菩萨住此三昧亦是不动而现身於无量世界中,随众生所乐而为说法,此亦可由文殊示现辟支佛入涅盘而不永灭可得知。(注54)此不动而遍一切,正显示了诸法如之道理。

  (二)修行方法

  欲学首楞严三昧,当由粗至细,犹如学射,先射大准,後射小准,最後才射的等层层转细,(注55)如《首楞严三昧经》云:菩萨欲学首楞严三昧,先当学爱乐心;学爱乐心已,当学深心;学深心已,当学大慈;学大慈已,当学大悲;学大悲已,当学四圣梵行,所谓慈悲喜舍;学四圣梵行已,当学报得最上五通常自随身;学是通己,尔时便能成就六波罗蜜;成就六波罗蜜已,便能通达方便;通达方便已,得住第三柔顺忍;住第三柔顺忍已,得无生法忍;得无生法忍已,诸佛授记;诸佛授记已,能入第八菩萨地;入第八菩萨地已,得诸佛现前三昧;得诸佛现前三昧已,常不离见诸佛;常不离见诸佛已,能见足一切佛法因缘;具足一切佛法因缘已,能起庄严佛土功德;能起庄严佛土功德已,能具生家种姓;能具生种姓已,入胎出生;入胎出生已,能具十地;具十地已,尔时便得受佛职号;受佛职号已,便得一切菩萨三昧;得一切菩萨三昧已,然後乃得首楞严三昧。得首楞严三昧已,能为众生施作佛事,而亦不舍菩萨行法。(注56)

  如《首楞严三昧经》云:「菩萨欲学首楞严经三昧当云何学? 佛告坚意:譬如学射,先射大准,射大准已,学射小准,射小准已,次学射的,学射的已,次学射杖,学射杖已,学射百毛,射一毛已,学射百分毛之一分,能射是已,是名善射」。

  将上述引文,以表列出如下:爱乐心深心大慈大悲四圣梵行(慈悲喜舍)最上五通六波罗蜜通达方便第三柔顺忍无生法忍诸佛授记第八菩萨地诸佛现前三昧常不离见诸佛具足一切佛法因缘庄严佛土→生种姓家→入胎出胎→十地→得受佛职→一切菩萨三昧→首楞严三昧

  此等步骤显示了修学首楞严三昧之方法,类似於十地菩萨之修行,由浅至深。

  虽以此次第浅深方式修学首楞严三昧,然关键在於观诸法空无所碍,与如平等相应,如《首楞严三昧经》云:菩萨云何修是三昧?佛言:名意!菩萨若能观诸法空无所障,念念灭尽离於憎爱,是名修是三昧。(注57)

  又云:学是三昧不以一事,所以者何?随诸众生心心所行,是三昧者有是诸行;随诸众生诸根入门,是三昧者有是入门;随诸众生所有名色,得是三昧菩萨亦示若干名色,能如是知,是名修是三昧。随诸佛名色相貌,得是三昧菩萨亦示若干名色相貌,能如是知,是名修是三昧。随见一切诸佛国土,菩萨亦自成是国土,是名修是首楞严三昧。(注58)

  此首先总明诸法空寂,若能如是观,念念灭尽,离於憎爱,即是修首楞严三昧。後显示首楞严三昧乃随诸事诸物而有,非以一事名为首楞严三昧,故列举因有众生心心所行,故首楞严三昧有是行,乃至因有佛名色相貌,故有首楞严三昧之名色相貌。此显示了首楞严三昧与诸法之关系,换言之,不离诸法而有首楞严三昧,亦充分显示如与诸法之不相舍离,故称此为首楞严三昧。

  从《首楞严三昧经》对於修学首楞严三昧之过程所作的描述,可知其已证无生法忍,且具足一切佛法,成就众生净佛国土,经过如此等之修行历程,然後生种姓家、入胎出胎、证十地、得受佛职入一切菩萨三昧,最後才证得首楞严三昧。而所证之三昧,则是身是法,行是法,念念具足六波罗蜜(如下文所述)

  (三)首楞严三昧之特色

  首楞严三昧之特色,在於身皆是法,行皆是法,所以念念具足六波罗蜜,如《首楞严三昧经》云:菩萨住首楞严三昧,六波罗蜜世世自知,不从他学,举足下足入息出息,念念常有六波罗蜜。(注59)

  对此,其加以解释云:何以故?圣意!如是菩萨身皆是法,行皆是法。 菩萨以一切六波罗蜜熏身心故。(注60)

  由於菩萨念念与法相应,与波罗蜜相应,故念念具足六波罗蜜。菩萨如何念念出生六波罗蜜,《首楞严三昧经》如是言:是菩萨一切悉舍,心无贪著,是檀波罗蜜;心善寂灭无恶,是尸波罗蜜;知心尽相於诸尘中而无所伤,是羼提波罗蜜;勤观择心,知心离相,是 黎耶波罗蜜;毕竟善寂,调伏其心,是禅波罗蜜;观心知心,通达心相,是般若波罗蜜。(注61)

  此由一念心之贪著、善寂灭、尽相无所伤、离相、毕竟善寂调伏、及通达心相,明一念具足六波罗蜜。由此亦可知此六波罗蜜,实皆不离诸法本寂之道理,由此而言念念出生六波罗蜜。

  有关首楞严三昧之特色,亦可由《首楞严三昧经》对首楞严三昧之解释得知,如其云:何等是首楞严三昧?谓修治心犹如虚空,观察现在众生诸心,分别众生诸根利钝,决定了知众生因果,於诸业中知无业报,入大灭度而不永灭。(注62)如此总共列举了一百种来说明首楞严三昧。从所列举中,吾人可了解到首楞严三昧之根本,在於修治其心犹如虚空且能观察种种因缘果报,又能了知诸业中而无业报等,亦即所谓的「入大灭度而不永灭」,故能以种种神通变化而示现化度群生,以不起灭定现诸威仪充分地表达了首楞严三昧之特色。

  三、慧思禅观与首楞严三昧之关系

  由前述之探讨,吾人已略可窥知慧思禅观与首楞严三昧之关系,皆就诸法实相而修,此诸法实相即《首楞严三昧经》所谓的「如」。由於了知诸法实相、如之道理,且相应於诸法实相、如,由此而展开了首楞严三昧之特色─「身皆是法,行皆是法」、「念念常有六波罗蜜」、「入大灭度而不永灭」。职是之故,而使得慧思对首楞严定特别加以重视。在慧思《随自意三昧》中,即强调学随自意三昧,此三昧若成就,则得首楞严定,如其云:凡是一切新发心菩萨,欲学六波罗蜜,欲修一切禅定,欲行三十七品;若欲说法教化众生,学大慈悲,起六神通,欲得疾入菩萨位,得佛智慧,先当具足念佛三昧、般舟三昧及学妙法莲华三昧,是诸菩萨最初应先学随自意三昧,此三昧若成就,得首楞严定。(注63)

  此将随自意三昧置於修诸大乘三昧(如念佛三昧、般舟三昧及法华三昧等)之前,且将修随自意三昧之成就与首楞严定连结在一起,此中所要显示的是什麽?随自意三昧与念佛三昧、般舟三昧及法华三昧有何关系,为何将随自意三昧置於这些三昧之前来修?又为何视修随自意三昧之成就为首楞严定?此显然首楞严定与随自意三昧有著密切之关系。欲了解以上诸问题,实有必要对随自意三昧先作一番了解。随自意三昧,顾名思义,是指随「意」起而修的一种三昧。意念之生起,遍布於吾人的行、住、坐、卧、食及语等日常生活威仪中,简单地说,随自意三昧是就日常生活六威仪中所修的三昧。这也是为什麽慧思於《随自意三昧》论述随自意三昧修法时,分成行、住、坐、眠、食、语等六威仪来探讨之所在。可见随自意三昧之修法不受时、空等因素之限制,於随时、随处、随事等中而修三昧。至於该如何於随自意而修三昧?首先,可将吾人之「意」分为四相:未念、欲念、念、已念,(注64)先就「未念」与「欲念」(或取「欲念」与「念」亦可,其它依此类推)作观察,观察「欲念」之生起与「未念」之间的关系,是来自於「未念」灭而「欲念」生?或来自於「未念」不灭而「欲念」生?或来自於「未念」亦灭亦不灭而「欲念」生?或来自於「未念」非灭非不灭而「欲念」生?如此四句之推求,了知「欲念」生不可得;同样地,亦可反过来求「未念」灭之不可得。由此得知意(念)乃不生,不生即无灭,故知「意」不生不灭,空无所得,如此身心寂灭;以此无所得施於众就慧思而言,於《随自意三昧》只举「未生念」与「欲生念」来作观察。

  生时,身心无定无乱,了知生相不可得,施者、受者、所施物等亦不可得。如以行威仪而言,观身如空,观众生如幻,举足下足具足六波罗蜜,此即是随自意三昧成就,是为首楞严定,如《随自意三昧》云:菩萨行时,先观从众生起一子想,亦如幻化,如影如空不可得想;而自举身作轻空想,观地而行如履虚空,自令己身不曲不直,己身直行不迟不疾,亦不左右顾视,又不转头及望。若欲望时,举身皆转,如象王视。步步进时,观众生勿令损伤,是时众生即大欢喜,心无恐怖,无所复畏,是时名为檀波罗蜜,名无畏施。施者、受者、饮食财宝三事俱空,无自他,无所得,故名檀波罗蜜。(注65)

  又云:菩萨行时,以无畏施利益众生,名檀波罗蜜;於诸众生无所损伤,离罪福想,名曰(尸)波罗蜜;菩萨行时,心想不起,亦不动不摇,无有住处、十八界,一切法不动故,名为羼提波罗蜜,具足忍辱故;菩萨行时,不得举足下足,心无前思後觉,无生灭,一切法中无动无住,是名精进 黎耶波罗蜜;菩萨行时,不得身心,一切法中无受念著,不得生死,不得涅盘,不得中道,故一切法中不乱不味,离定乱想故,是名禅波罗蜜,具足能起诸神通故;菩萨行时,头等六分,如空如影,如梦化炎,无有生灭,亦无断常,无两中间,三毒、四大、五阴、十二入、十八界、十二因缘,毕竟空无所得,即无系缚,亦无解脱,名般若波罗蜜,福慧具足。是故菩萨行威仪举足下足念念具足六波罗蜜。(注66)

  从引文中的描述,所谓举足下足念念具足六波罗蜜,实乃诸法无所得故如此,如以檀波罗蜜言,是以施者、受者、饮食财宝三事俱空,无自无他无所得,故名为檀波罗蜜;其它如尸波罗蜜之离罪福想,忍辱波罗蜜之於一切法不动,精进波罗蜜之於一切法无动无住心无生灭,禅波罗蜜之於一切法无受无念无著不得身心不得生死不得涅盘不得中道,至於般若波罗蜜更明显地表达了诸法毕竟空无所得之道理。此在在显示了随自意三昧之修法与具足六波罗蜜之道理,且与诸法毕竟空无所得有密切之关系。也因为如此,而称此随自意三昧之成就为首楞严定,即就首楞严定来说明随自意三昧具足六波罗蜜,此在《随自意三昧》中以问答方式道出了此番道理,如其云:问曰:此义(指行威仪具足六波罗蜜而言)出何经中耶?答曰:出《首楞严经》中,有众生得闻首楞严名,胜得四禅四空定。(注67)

  又云:问曰:汝向说新发意菩萨学随自意三昧,若得成就,是时名为首楞严定,我今不解首楞严定云何菩萨行威仪中举足动步而常入定具足一切诸波罗蜜?唯愿仁者为我解说。答曰:汝当谛听善思念之,吾当为汝略说此义。菩萨行时,未举足、欲举足;未生念、欲生念,先观未念、欲念,心未起念时,无有心想,亦无心心数法,是名心性。是心性者,无有生灭、无明、无 、无空、无假、不断、不常、无相貌、无所得故,是名心性,亦名自性清净心;是自性清净心者,是涅盘,不能觉了者即是生死。妄念思想未生时,是时毕竟无心者,名为无始,求自性清净无始心毕竟空寂,名为能破众生。是故佛言无始空破众生;毕竟空破诸法。无始空破未念心;毕竟空破欲念心。是无始空破无始无明;毕竟空破有始无明。(注68)

  从这段的问答中,已说明了慧思的随自意三昧,基本上采自於《首楞严三昧经》,同时也说明了首楞严定之特色,即是於威仪中而常入定,故将随自意三昧所具足六波罗蜜称之为首楞严定。且从所举心性所作的回答,让吾人了解心性无始空毕竟空之道理,显示诸法毕竟无所得,此即是心性、自性清净心、涅盘。也由此番道理说明了何以菩萨於威仪中常入定,此皆发挥了首楞严定之特色。

  虽说诸法空无所得,然亦不失因果等,能如是解,即是中道第一义空,亦是首楞严定,如《随自意三昧》云:菩萨行时,身心无定无乱,亦能觉了一切事,觉及所觉俱不可得,无有诸大阴界入,众魔群盗不得入,是故名为首楞严定。(注69)

  又云:从初发心终至佛果一切圣行,皆如随自意三昧,无初发心,无果可至,亦不失因果;因果虽在,亦无受者;虽无受者,果不败亡;虽不败亡,亦无处所。何以故?因空故,无有作;果空故,无有想,因之与果正是一空,更无别空。观此空法,无空可得,是名空空;一切皆空,名为大空;不失因果,名为中道第一义空。菩萨观察生死诸行及修道圣行,一切皆是第一义空。是故佛言:众生性即菩提,菩提性即众生,菩提众生无一二,知如此名世尊。(注70)

  第一段引文中,对首楞严定先作了界说,即以诸法空,故菩萨举足下足身心无定无乱,虽无定无乱而能觉了一切众事;虽觉了一切众事,而觉与所觉俱不可说,此即是首楞严定。因此,可得知此乃彻底对空之了解,故能於空无所得而觉知众事,亦了知觉与所觉亦空无所得,故能达於真正之无定无乱。为了表示诸法虽空无所得但不失因果道理,而於第二段引文中以中道第一义空来显示之,此即以中道第一义空明首楞严定之道理。唯有真正了解空不空与不空空之道理,才真正理解空;亦唯如此,才能契入首楞严定。所以言从初发心终至佛果一切圣行,无初发心,无果可至,亦不失因果;因果虽在,亦无受者;虽无受者,果不败亡;虽不败亡,亦无处所,此中以四层关系说明空无所得与因果之道理,第一层说明一切圣行中无初发心亦无果可至,但不失因果;第二层说明,虽有因果在,但无有受者;第三层说明虽无有受者,但果不败亡;第四层说明果虽不败亡,但无有处所。若能於此层层回转中了解诸法空无所得道理,此乃对空之真正了解是为中道第一义空,否则难免陷入於恶趣空中。能如此知中道第一义空,故於生死诸行与修道圣行皆等而视之,故言众生性即菩提,菩提性即众生,菩提众生无一二,能如是知者,即是佛。

  至此,吾人己可了解到第一义空与首楞严定之关系,也可以得知何以修随自意三昧成就首楞严定。为便於了解,更引《随自意三昧》而明之,其云:是故菩萨於行威仪中,观此未念及欲念,心性自清净,无有动变,故得不动三昧。发一切智慧,解一切佛法,从初发心终至佛果,未曾动变,亦不从一地至一地,一念了知三世之事,凡圣心想、国土世界、劫数远近、众生烦恼、根性差别,一念尽知,是名菩萨遍觉三昧,亦得名为照明三昧。以此三昧神通力故,湛然不变,色身变现十方国土,随感不同,说音声亦复如是,则名为首楞严定力,随自意三昧具足成就。(注71)

  此於「不动三昧」与「照明三昧」来说明首楞严定,故言此定为随自意三昧所成就,因为若能了知心性自清净无有动变,则得不动三昧,因此三昧发一切智慧遍知一切,且以此三昧神通力变现十方国土,此即是首楞严定也。慧思除了将首楞严三昧运用於《随自意三昧》中,另於《诸法无诤三昧法门》及《法华经安乐行义》亦可看到其与首楞严三昧之关系。(注72)

  由此可得知,慧思的禅观思想与首楞严三昧有著不可分之关系。实际上,即是以首楞严定来代表上定(注73)(如来定,菩萨定),代表金刚智,代表甚深境界。而此首楞严定,即是以随自意三昧而成就之,由此定来圆满菩萨行成就佛道。所以,依慧思之看法,随自意三昧乃是修般舟三昧、法华三昧的基础,因为此三昧能成就首楞严定。

  结语

  从前面的论述中,可得知慧思於其诸著作(《随自意三昧》、《诸法无诤三昧法门》、《法华经安乐行义》)所论述的随自意三昧、诸法无诤三昧乃至法华三昧,此等三昧修法之共同特色,在於观诸法实相。由此实相观法成就之三昧,即是首楞严定。这也无法怪乎慧思於《随自意三昧》一开始即强调此实相观法,以此实相观法所修之随自意三昧作为一切三昧(如念佛三昧、般舟三昧、法华三昧等)之基础。换言之,即是以实相观法所成就之首楞严定为一切三昧之基础,且以此来统摄诸三昧。如《诸法无诤三昧法门》所说的「无系无解脱」在《首楞严三昧经》则云:「此中实无缚者解者,所以者何?诸法无缚本解脱故,诸法无解本无缚故。又如《法华经安乐行义》以「如」明如来,如其云:「菩萨以是金刚智慧知诸法如,无生无尽,眼等诸法即是佛,故名如来」, 此可能引自《摩诃般若波罗密经》〈昙无竭品〉,但也类似《首楞严三昧经》所说的「是诸如来以色如故等,以受想行识如故等,是诸如来不过一切诸法如故,名为平等」。此外,如《法华经安乐行义》以首楞严定来称金刚慧,此显示了其与《首楞严三昧经》之关系。

  如慧思於《诸法无诤三昧法门》将定分为三种,如其云:「定有无量,总说三种:下定名欲界定;中定名声闻定;上定名无色界定。复次,下定是声闻定,总揽三界;中定是辟支佛定;上定是如来定及诸菩萨定」。

  因此,对慧思而言,首楞严定乃是修诸三昧所达之成就,此首楞严定之特色,在於不动威仪遍应十方。之所以如此,实与其观法有极密切之关系,亦即是欲成就首楞严定须从实相观入手;而实相观所成就之三昧,即是首楞严定。换言之,唯能掌握实相观法,才能成就首楞严定;首楞严定不离实相观法。由此可知,慧思的实相观法与首楞严定彼此间之密切关系。这也是为什麽吾人於慧思的诸论著中,看到慧思对首楞严定之强调。

  首楞严定之基本原理,来自於《首楞严三昧经》。从《首楞严三昧经》中,吾人可以窥知慧思禅观思想与此部经之密切关系,无论在观法上或三昧所成就上,皆深深地影响了慧思之禅观思想,尤其是禅观的基本理论──实相观,吾人更可以看出此二者间之关系。对於菩萨行者於实相观所得之三昧而展开的方便利他之行,同样也是慧思所极重视的。透过实相观法,所开展出的众生平等无二,凡夫皆具足法身藏、中道智慧藏等,此成了慧思禅观思想之特色。故慧思积极地从事禅修、提倡坐禅,此无非开显吾人之法身藏。而扮演此开显之枢纽,即是慧思所谓的「金刚智」,藉由金刚智对诸法实相之觉照,转凡种为圣种,转意根为圣慧根,转妄想分别心为金刚智,乃至觉了意识即是藏识(自性清净心、佛性)。

  因此,吾人可看出:实相观法─金刚智─首楞严定,三者之间的密切关系。简言之,金刚智、首楞严定皆不离实相观;而实相观之成就者,即是金刚智及首楞严定。透过金刚智之觉照,即是实相观法,所成就者即是首楞严定。所以,实相观、金刚智、首楞严定等三者成为慧思禅观密不可分之关系。

本文链接:慧思的禅观思想与《首楞严》三昧

上一篇:日行一善的神奇效验

下一篇:时时都在发生的心灵因果,你的心决定你的命运

Copyright 2018 大悲咒原文网 版权所有,并保留所有权利。
ICP备案证书号:浙ICP备15039727号-58    | 网站地图